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室友即基友

※CP为利艾

※题材老套的短篇 视角混乱

※现代转生 有记忆的体育系利威尔与有模糊记忆的舞蹈系艾伦

※刚上大一的两人

※感谢看完全部的各位

※利威尔和艾伦属于原著 文中的OOC利艾属于我

 

Levi said

自从进了大学,我都是一个人住宿舍的。

我并不是嫌弃有人一起住,也不是穷的没有钱在学校附近买房子,只是每次的室友不超过三天,准会被吓走。

直到他出现。

他叫艾伦·耶格尔,是舞蹈系的学生,看起来有着不符合男生的清秀,眼睛出奇的漂亮,无法形容的,一看见就可以陷进去般,绿色的,透着淡淡金色的瞳孔。

与前世一模一样的眼睛,样貌……和性格。

他喜欢在有音乐的时候起舞,有时我推开宿舍的门,就可以看见艾伦在狭小的空间中起舞。

然后他会气喘吁吁的看向我,对我笑着问好。

“欢迎回来,利威尔!”

“嗯。”虽然很奇怪,但是在孤身一人的校园里,有个人在等自己的感觉,还不赖。

 

Eren said

我的现任室友叫利威尔。

他并没有像学校里的传闻那样孤僻,只是脾气有些不好的人类最强抖S扫除生罢了。[利威尔光其中一点就可以把所有学生吓走哦艾伦]

他是体育系的学生,虽然看上去很瘦小的样子,但却可以轻松的把我从上铺拖下来。

我很喜欢跳舞,宿舍就是我经常跳舞的地方之一,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被人嫌弃以至于和利威尔这个重度洁癖症患者一个宿舍。

当然我很乐意和他一个宿舍,因为和他在一起总是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God said

快要篮球比赛了,利威尔身为主力自是每天都很晚回宿舍。

艾伦一个人等着利威尔回来,因为他今天回自己附近的家时做了些曲奇饼干想让利威尔尝尝看。

地上很冷,毕竟已是深秋,但艾伦还是坐在地上,靠着门边的桌子脚上。

困意一阵阵袭来,艾伦就抱着曲奇睡着了。

利威尔回来时被门口的艾伦吓了一跳,然后将在地上缩成一团的艾伦抱到自己的床上,毕竟自己还没有厉害到可以把艾伦抱到上铺去。

看着掉在地上的曲奇,利威尔捡起来就吃了一块。

很好吃啊,利威尔如此想着,默默的将一袋曲奇吃了个干净。

 第二天,艾伦醒来时差点吓死。

为什么我会在利威尔床上啊!还有为什么他是抱着我睡啊!他的洁癖去哪里了啊![当然是被巨人吃了啊]三笠!阿尔敏!救命!

就在艾伦快要崩溃时,利威尔的声音传来。

“喂,小鬼,你怎么了?”

哈?怎么了?我快要被你吓死了你问我怎么了?艾伦如此想着,却回答到,“没……没什么!”

“小鬼你好像发烧了。”

“诶……利威尔你要干什么!”艾伦看着利威尔将额头贴上自己的额头,叫出了声。

利威尔的脸近在咫尺呢……艾伦这么想着,轮廓分明的……好帅气啊……

似乎,在哪里见过的样子呢。

“喂……小鬼,起来量体温。”利威尔看着正盯着自己发呆的艾伦说到,发现这种眼神和两千年前看着自己的眼神一样。

一样充满着敬仰与依恋的目光。

“怎么会,我好着呢。”艾伦接过利威尔递来的温度计笑着说,“快要考试了,这时候生病是对不起自己。”

“不要逞强,给我量体温。”利威尔给老师打电话请假,然后转过头来说,“不然我帮你。”[其实利威尔是帮艾伦一个人请假,反正以利威尔的成绩和性格……还有家世,不会有老师会给他记过的吧。]

“不用麻烦了!”艾伦立刻乖乖的将温度计放入自己嘴中。

开玩笑,让利威尔帮自己?自己还不想死!

艾伦自己看了看温度计……嗯,已经快39度了啊。

“我去帮你买药,你睡一会儿吧。”利威尔在确定药箱里没有退烧药后,只好出去买药了。

“嗯。”艾伦点点头,看着利威尔出了宿舍,裹紧被子,昏昏睡去。

 

——因为你没有力量,不够强大,无法和它们抗衡。[汉尼斯在第一集对艾伦说的,大意是这样,具体什么什么不记得了= =下面三句是妄想]

什么?

——小鬼,你只要好好当你的怪物就好了,剩下的都交给我吧。

在说些什么啊……为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呢?

——等人类胜利,我们去看海吧,兵长!

我在……和谁说话?

——艾伦,活下去。

是谁?是谁在说话?

 

利威尔回来时就看见艾伦皱着眉,竟是在不停的哭泣。

“小鬼……小鬼……艾伦……?”利威尔叫了几声,艾伦便缓缓的醒来了。

眼中全是迷茫和恐慌,做噩梦了吧,利威尔如此想到,温柔的抹去了艾伦脸上的泪水。

在不停的发抖,抚摸他的脊背想给他些安慰。

艾伦呆呆的看着利威尔,愣了两三秒,抱住利威尔就哭了起来。

“艾伦。”利威尔的声音灌入耳朵,心渐渐的平静下来,莫名的安心。

艾伦总觉得梦中的那个世界里也会有一个和利威尔一样的人守护自己吧?因为在听到那个被自己成为兵长的男人的声音时竟也是如此感受。

也许利威尔就是那个兵长吧。

利威尔抱着怀中那个瑟瑟发抖的人儿,却在听见那人的呢喃后浑身猛的一颤。

“利……威尔……兵长……”

是想起些什么了吗,艾伦。

 

Eren said

头好晕……

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那个人……像是利威尔一样,好奇怪。

睁开眼,利威尔正抱着我睡着了,没有嫌弃我因为发烧出汗而汗哒哒的我。

回抱住他,想叫他,却喊出了一个称呼,“兵长……”

他睁开眼,看着我,眼中分不清是什么情绪。

“好些了吗?”他问我,语气是平时都没有听过的温柔。

“嗯……”我微微一笑,回答到。

……不对,那么温柔,熟练的安慰我,只是因为曾经有个人值得利威尔去那么做吧?

而自己和利威尔那个曾经的恋人十分相像才会让利威尔这么做的。

自己只是被当做替身了吧。

如此想着眼泪快要落下,推开身边的利威尔,急急忙忙撂下一句“我去洗澡”便落荒而逃。

抱着膝盖坐在冰冷的瓷砖上,任水打在自己身上,心里却难受的要命。

自己的那个梦,真实的如同就是自己的记忆一样,莫名觉得像是丢了什么东西,很重要的东西。

而且……利威尔熟练的安慰人的技巧,像是一个结一样打在了自己的心脏里。

好难受啊,身体蜷成团,头靠在膝盖上,一只手放在胸前,感受着心脏的律动。

不知为什么又开始哭起来了。

 

Levi said

他一定是想起什么了吧?那种表情。

不过就那么冲出去洗澡,什么都没有拿,还是把衣服送过去吧。

悄悄的进入澡堂,这地方我从没有来过,太脏。

而且我们的[我和艾伦的]宿舍有单独的浴室,也不知道艾伦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不过现在只有艾伦一个人,还是可以忍耐的。

当我看见艾伦时,心还是抽了一下。

他一个人就抱着膝盖坐在地上,肩膀微微抖动着,明显是在哭。

他没有发现我,我就静静地看着他。

不知道哭了多久,他停了下来,缓缓转头看向我,一脸的迷茫。

我们对视了几秒。

接下来我不管那花洒还开着,就冲到他的面前,抱住他,这个让我日思夜想了两千年的人,然后狠狠吻住了他。

放开他的唇后,我紧紧的抱着他,他也回抱着我,我不停的在他耳边叫着他的名字。

明明他不是当初的那个艾伦·耶格尔了,明明说过要还给他一个完美的人生,为什么自己还是……爱上了他呢?

自己真是无可救药了。

 

Eren said

利威尔一遍一遍的叫着我的名字,眼泪又落下来。

利威尔是不会喜欢我的,绝对不会,我一次次的警告着自己。

狠下心用力推开他,假装没有看见他诧异的眼神,捡起他带来的干净衣服穿上,逃一般的跑出了他的视线。

为什么心痛的厉害,明明我们只是……只是……朋友而已。

手紧紧的握着,掌心被指甲刮破也没有感觉了,在一个花坛边,大声哭了起来。

自己为什么要一厢情愿的认为利威尔喜欢自己?到头来还是自己一个的独角戏。

哈哈哈,自己一定是疯了。

 

Levi said

看到了吗利威尔,艾伦因为你亲了他而要恨你一辈子了啊。

把花洒关了,无力的坐在地上,克制住自己想追出去的欲望,警告着自己已经把艾伦伤的够深了,所以不要再折磨他了。

再也不见了,艾伦。

 

God said

利威尔的室友,艾伦·耶格尔从此消失在了利威尔的世界里。

一夜间他走的干干净净,只是偶尔会看见他在音乐室跳舞的样子。

利威尔再也没有室友了,但他还是一个人住在学校里,希望着在某一天的傍晚,在推开门的时候会有一个舞蹈着的身影,气喘吁吁的回过头,笑着和他说,“欢迎回来,利威尔!”

可惜上帝喜欢开玩笑,在大二刚开学的时候,艾伦转学走了。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艾伦就那么彻底的从利威尔的生活中消失了。

可生活总要继续,利威尔把自己的心封锁起来,又成了那个冷面的人类最强抖S扫除生,只是偶尔在梦中遇见那个曾经的恋人罢了。

【作者的话:

一开始想写欢脱向的,结果还是写着写着成了BE[改不了喜欢写BE的毛病了]所以前后文的衔接总感觉怪怪的

说实话,这次我是一边写一边哭的,心疼这对苦命鸳鸯[其实是泪点又低了]

有些东西可能我在文里讲的不清楚,再解释一下吧

利威尔:

进巨的时代,在决战中为了艾伦死亡,才有了艾伦的梦中的那句“活下去”

认为自己没有给[不能给]艾伦一个完美的人生所以不愿意让艾伦再一次喜欢上自己

在吻了艾伦以后认为艾伦逃走是因为讨厌自己而放弃追出去的念头

艾伦:

进巨的时代,在利威尔死后没多久就死亡了

认为利威尔的哄人技巧熟练是因为曾经有喜欢的女子,所以告诉自己不要拆散利威尔[吃自己醋的艾伦嗯]

因为利威尔没有追出来而心灰意冷,不再住宿舍而是回到自己的家中,一直有意躲着利威尔,直到父母同意转学

当然我才不会说我可以再写一个后续让这篇文章变成HE,当然前提是有人想看的话

就这样了么么哒

by 诺言 2014.1.20】

评论(2)
热度(14)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