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司leo】告白气球

给朋友@渡夕_Tresa 的儿童节礼物,虽然迟了好久
从开始写到写完写了很久,所以剧情奇怪又搭不上边,而且写的比自己想的还要长很多………………看的开心就好
一开始看了这首歌的MV后的脑洞,虽然也没什么关系
OOC是当然的,以上,可以接受的话继续

——

司有一家很喜欢的咖啡店。

虽说是咖啡店,但他去那里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那些可口的甜点,还有一个原因是它离学校近。

虽然作为大家子弟,这种程度的甜点当然是有的吃的,但司偏偏热衷于去享受所谓的“平民美食”。

今天的天气很好,不如直接坐在外面吧。司点完单就挑了个阳光照耀的地方坐了下来。

吉他的声音传来,司原本也没放在心上,只是静静的听了一会儿,他诧...

【奏薰】神灵的狐狸

第一次写奏薰,感觉两个人的性格都很难以捉摸呢……
架空设定,神灵奏和狐狸薰,真·狐狸薰出没,人类形态的薰只占全文的1/3,雷的人还请避让
一句话零晃,不打tag但请注意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发展和自己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情节生硬连接不自然,强行有CP感,OOC是必然
题目由群友友情提出,虽然不愿意,但剩下的都是言情小说题目了

——

森林的深处有条河流,名叫深海奏汰的神灵是它的守护神。
他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但每天呆在河里和鱼群嬉戏,和来喝水的动物打招呼,他也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直到有一只小狐狸来到这条河边。
奏汰原本也没有在意它,可是它并没有像其...

【凛绪】幼驯染与特工与怪盗

怪盗凛×特工绪
只是想看作为怪盗却来保护特工这样的恶俗情节,虽然应该是侦探和怪盗比较配
人物受伤有,OOC难以避免,标题瞎取
明明感觉一直在写文,文档都开了好几个却很久没有发过,大概是因为所有文都只写了一部分……什么毛病

真是太糟糕了。
真绪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感觉自己是体温也变得和它一样冰冷。
这样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原本以为只是按着预告来防备一下“Knights”这个怪盗团,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另一伙说要抓捕Knights的家伙,虽然从某些方面来说是好事,但未经允许就进入保护区还不由分说就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真绪开了一枪可就算不上什么值得庆幸的事了。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死在这里……真绪在这种...

【绪凛】七夕贺文(大概)

凛月性转,注意避雷,OOC
毕业后真绪与凛月同居设定

真绪现在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的女友是出了名的懒散,就算是洗完澡只套了一件宽大的衣服就在家里乱晃的事情也有过不少次,但也从来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另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凛月现在正抱着抱枕毫无形象的躺在他的床上玩着手机。
睡衣睡裤都好好的穿着,似乎看上去非常健全,真绪却红了脸。
“真~君,你站在哪里干什么呢?”凛月放下了手机坐了起来,不解的看着真绪。
真绪移开了视线,用手指了指凛月的胸口,他觉得自己脸上现在一定红的要命。
凛月低头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耳根都红了起来的自家男友,故意用双手挡在自己胸前,掐着嗓子用尖细的声音说到:“呀——没想到真~君竟然是这样的人...

【双黑/太中】幽灵与音乐

架空,瞎JB乱写
标题也是乱取的,OOC是绝对的

这是太宰时隔很久才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家乡。
作为一个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人,他已经这样飘忽不定了很久。
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很久没有过真正的朋友了。
就算他有一副可以让人目不转睛的姣好面容,就算他再怎么花言巧语,他也从来都是一个人。
“这个世界真是无聊至极。”
他这么想着,大楼顶层的风将他长长的外套吹起,发出一阵阵声音。
城市的街景全都映入眼帘,他是靠着自己的甜言蜜语骗的一个大小姐甘愿给他一张有着客观金额的银行卡。
当然,在和这位可怜的大小姐“私奔”的第二天,太宰就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太宰张开手臂向距离自己三十米的地面倒下。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他闭...

【双黑/太中】藕断丝连

先放在前面的文中设定的补充解释

当双方对对方的执念都足够深的时候,手上就会出现“线”将两个人连接起来,只有自己可以看见。只要有一方放弃了这个念头线就会断开并消失。在意识到之前是无法顺着线找到对方的,但是可以看见对方的线。

两个人双向暗恋的故事,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自从粉了文豪之后头不疼了手不酸了一天能打几千字(???)
标题与文章无明显关系,大概

中原为第一人称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有些异样。
手腕上多出了一个根线,摸不着却真实存在着,透过窗户摇摇晃晃的连接到了不知道哪里的远方。
这是什么?异能吗?我下意识的想,难道这是我的生命线什么的,只要它变短我的寿命也会随之变短,直至死亡?
怎么可能,明明...

恋爱练习三十题

刚刚交往的两个人
甜甜甜的小情侣日常(大概???)
第一次写敦芥OOC是肯定的……请见谅……orz

1.初次拜访
不管是初次拜访黑手党的总部还是侦探社都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回忆。
先不说中岛在跟着芥川踏入黑手党总部时樋口小姐对他强烈的怨念,就是在遇见曾经把他打的半死不活的红叶的时候,他就快要崩溃了。
“你经常不仅把我的镜花带走了,连芥川都不放过吗?”
不是这样的……中岛今天也很委屈。
芥川去侦探社的时候也差点被一群八卦精神max又无聊至极的人给扒光自己贫瘠的感情生活。
再也不想来了……芥川今天也很心累。

2.冰箱上的留言
中岛和芥川没有住在一起,但不代表中岛不会去芥川家。
虽然芥川经常不在也不回,我们勤奋的人虎...

互相折磨十五题

双黑,已经交往并同居前提
又名日常吵架秀恩爱十五题(大雾
第一次写双黑,OOC预警

1.餐桌上的互不理睬
也许是吵架了。
中也一脸黑线的坐在长桌的一端,对面坐着同样一脸不悦的太宰。
空气都仿佛凝固起来,谁也不说话,直到中也先摔下筷子离开。
“什么嘛,我只不过是把他的帽子放在了洗衣机里的时候不小心把颜料倒进去了。”

2.刻意错开的距离
中也好不容易提前完成任务可以回家休息的时候已是天亮,回去的时候家里没有一个人,却处处昭示着太宰刚刚才离开。
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侦探社也有很多事情吧。中也放下帽子,这么安慰着自己。
虽然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正好和他错过了见面的时间。

3.不断被掀开的旧伤疤(不知道写什么就改成...

论复合的正确方式

发篇文证明自己还活着,写了很久一直没有发
双杀手 party hard设定,标题和内容没有什么关系,大概……又名——我的杀手前男友(更不对了
还有一个前警察P和杀手芬达的文,有空再发w(没人看的)

芬达,当然不是饮料的那个芬达,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私下也是个杀手,偶尔会在实在缺钱想氪金或者有新游戏想买的时候接点小委托,嗯,真的是偶尔。
为什么会把职业杀手这种赚钱的事情当作副业,也是有很多原因的。
一是本来就不愿意经常大开杀戒,本来也就是个慵懒主义,能少动就少动,最重要的是,在和那个人分道扬镳之后,自己的名声也一落千丈,太简单的委托自己看不上,大点的委托又找不到自己头上,也就陷入了如今在圈内尴尬的地位...

一个爆冰的脑洞

☆角色死亡,OOC+私设超级严重
☆湮灭:凌皇    刹那:墨冷
☆起名废选择狗带

墨冷喘息着从副本中跌跌撞撞的跑出来,在经过的地上留下了一片血痕。
他的腹部被伤了一个看上去触目惊心的伤口,而男法师们一向引以为傲的自愈能力却没有让它好上一星半点。
鲜血不断的溢出,蓝色的衣服被染成了深红,甚至浸透过黑色的披风沾染到了白发的末端,成了有些妖艳的样子。
糟糕……墨冷在不远处靠着一棵树坐下,因为疼痛而止不住的颤抖,将受伤处的衣服艰难的撕开。
有些鲜血已经凝固,将衣服和伤口微微粘到了一起,这个过程无疑是非常痛苦的,墨冷紧咬着牙才使得伤口暴露在了空气中。
他已经一身冷汗了,但还有不得不做...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