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凛绪】幼驯染与特工与怪盗

怪盗凛×特工绪
只是想看作为怪盗却来保护特工这样的恶俗情节,虽然应该是侦探和怪盗比较配
人物受伤有,OOC难以避免,标题瞎取
明明感觉一直在写文,文档都开了好几个却很久没有发过,大概是因为所有文都只写了一部分……什么毛病

真是太糟糕了。
真绪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感觉自己是体温也变得和它一样冰冷。
这样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原本以为只是按着预告来防备一下“Knights”这个怪盗团,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另一伙说要抓捕Knights的家伙,虽然从某些方面来说是好事,但未经允许就进入保护区还不由分说就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真绪开了一枪可就算不上什么值得庆幸的事了。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死在这里……真绪在这种时候反而可以有些无奈地胡思乱想起来,却还是坦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当初选择了这个职业自然也就做好了这样的觉悟。
“Knights那群乌合之众还是没有
来啊,是不是警方对他们预告函解读错了?”迷迷糊糊的听到人交谈的声音,真绪想要去摸自己身上对讲机的开关,却只能承认现在的自己连动手指都是勉强。
“Boss,这家伙要怎么办?”一个人把话题引导了真绪身上,不过他只能勉强支撑着自己不要晕倒过去,即使视线已经模糊也不妨碍他睁着眼睛盯着他们。
大概是被称为Boss的男人还未来的及开口,一道白色的光影就从他的眼前飞过,真绪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去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看见红色从那个人的脖颈缓缓流下,伤口虽然还不算致命,但所有人都没有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因为割伤他的不是其他东西,而是一张扑克牌。
两个白色的身影从天花板上落下,稳稳的落在地上,即使是用模糊不清的视线,真绪依然认得那身衣服。
那是独属于Knights的招摇服装。
“真~绪一离开我就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呢。”熟悉的声音传到耳中,同时有个人转身蹲到了自己面前。
在浑沌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后,真绪瞪大了原本将要闭上的眼睛,甚至模糊的视线都变得清晰起来。
是凛月,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幼驯染,他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问题说出来,就不堪重负晕了过去。
凛月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说到:“真~绪就好好休息,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岚也立刻转过来查看处理真绪的伤口了,对面见Knights的其中两位队员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态度,又叫嚣起来,仿佛之前被一张突如其来的扑克牌吓到的不是他们一样。
一个人想要上前攻击,腿刚刚抬起还没迈出去,一张扑克牌直接停在了他前面的地板上,一个角都插进了地板之中,微微振动着。
这时他们才发现这压根就不能算是扑克牌,最多只能说是扑克牌样子的金属片。
凛月回头,直直的对上了对方首领的视线,他扬起嘴角。
“虽然小幺说我们作为Knights是不能杀人的,但是让你们半死不活也是可以的吧?”
“是呢是呢,竟然敢伤害小真绪,人家可是要生气了。”一边简单的处理伤口,岚也附和到。
等泉和Leo回到这里的时候,除了两个白衣人还站着,其他看似装备优良的人全都躺在地上呻吟,而司一脸巨大震惊的样子,连嘴都快要合不上了。
“小鬼,这才是他们的真正实力。”泉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呢。”
司感觉一副被打击到的样子,开始思考起了人生。
凛月不敢随便带走真绪,要是特工组突然又有人来了,虽然逃离容易但日后真绪要解释的事情就多了。
他只能俯下身在他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又转头向剩余三个人的所在之处喊到:“喂,你们有纸和笔吗?”

真绪醒来的时候鼻腔里充斥着医院特有的味道,而敬人正站在他的床边。
“啊……副会长……”真绪连忙想要坐起,却被敬人制止了。
他推了推眼镜,皱起眉头:“虽然我很想要说教你,但看在你现在还是伤员的情况下就放过你了,我去叫医生来检查。”说完敬人就转身退出了病房。
现在病房里只有真绪一个人了,他又想起了自己昏倒前和自己轻声说话的人,那绝对是凛月没有错。
真绪颇为烦恼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自己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幼驯染还有这样一重身份,这让他越发苦恼起来。
虽然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比起吃惊,心底泛起的安心感更加明显就是了。
真绪又叹了口气,转头去看床头柜,上面除了自己的黄色发卡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拿起那个同样让他觉得安心的夹子,却发现它还夹着一张纸。
把纸拿在手里,真绪就意识到这是自己那恼人的幼驯染留下的,因为那个纸张的手感和背后大大的knights标志就已经出卖了他。
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这么一张纸留在这里的,敬人又有没有看,真绪把纸翻了个面,白纸上只是用黑色的墨水非常潦草随意的写了一句话。
真绪看到后红了脸,把进来的医生和敬人吓了一跳,他慌忙的把纸藏在身后,加快的心跳却停不下来。
“下一次的目标是是衣更真绪的心。”
署名是一个圆顶着两个三角的图形,看上去有些猫的韵味。

没了。

一个想到了却没法加入文中的片段:
“小幺这个时候怎么射偏了呢?明明还要再往后一点,最好把他的喉咙都割断呢~?”凛月看着握着可以射击特殊扑克牌的枪的司,不满的抱怨到。
“凛月前辈!”司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我们是怪盗不是强盗!作为怪盗的一员我们就不应该违反一开始的约定!”
“啊啊,真是好麻烦的约定,真~绪可是被他们给打伤了,在底下奄奄一息呢。”凛月调节了一下绑在腰上的防护工具,“小幺也是,不要总是这么严肃,偶尔也要做些叛逆的事情嘛。”
“凛月前辈!”司又喊了一遍名字,想要继续说些什么,却被Leo挥手制止了下来,“好了新来的,不要忘记我们这次真正的目标是什么。”
司还想看了一眼Leo,最后还是乖乖的低下头:“……是,Leader。”
“那我和王先去完成目标了,你们尽快。”泉刚刚说完,凛月已经纵身从他们藏身的地方跳了下去,岚也紧随其后。
虽然很麻烦,但这一次就由我来保护真~绪吧。

真的没了。

评论
热度(74)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