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爆冰爆】人偶

放在前面的提示
☆湮灭:凌皇         刹那:墨冷
☆并没有什么黑暗的东西
☆因为觉得是无差所以两个tag都打了,要是有人觉得不适我会删掉一个tag的(大概没有人看吧,想太多了)

阿拉德大陆上突然又出现了一位湮灭之瞳。
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不愿与人交流,也难以交流,就像是野猫一般的,优雅而又危险的游走在这篇大陆上。而且还是失了忆的,对什么事情都万分敏感。
这位也是如此,但他又和那些湮灭之瞳有些不同,他想要寻找自己的过去。
虽然根本没有头绪,也没有可以帮助自己的人,但他确实在这么做。
其实问赛丽亚应该是可以得到结果的,但是银发的少女在听到这个问题后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笑容:“冒险家,虽然我很想帮助你,但是莎兰姐姐特地嘱咐过我,这是身为湮灭之瞳必须经历的,我不能轻易插手。”
凌皇点点头,少女摇了摇手就回到了自己的柜台前和其他的冒险家聊天。
只能靠自己了吗……凌皇向后靠上椅背,盯着天花板幽幽叹气。

眼前出现的似乎是一位白色短发的少年,站在咫尺之处直勾勾的看着他。
你是谁?凌皇听见自己问,但那少年却还是一动不动,他想要再靠近点看清楚他的脸,却发现自己再如何奔跑也无法靠近他。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停下脚步,继续问。
依然的模糊不清的脸,却让凌皇感觉到他是在难过的。
唯一可以看清的只是红色的眼眸正在注视着他,嘴唇开合,但什么都无法听见。
凌皇睁大了眼睛,他看见那少年的身影渐渐迷糊起来。
不……不要走……“不要!”凌皇突然惊醒,头痛的快要炸开一般,他皱着眉按压自己的太阳穴,希望以此可以让这尖锐的疼痛减轻些。
不是第一次梦到这样的场景,也不是第一次这样惊醒,但这一次凌皇却有一种和以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样的感觉。
我想见到他。凌皇清清楚楚的意识到,自己好想要见到他。
他看了一眼窗外,依旧是漆黑的如同化不开的墨水一样的夜色,他再一次躺了下去。
其实说是睡觉,他只是闭着眼睛放松,比起说是梦境,还是“潜意识”更贴切些。
他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个人对自己是很重要的,去找到他吧。
第二天的早上,旅店里那些热闹的人还都没有起床,只是三三两两的打个招呼,然后各奔东西,只有凌皇独自一人停在了赛丽亚面前。
“你是昨天那位湮灭之瞳吧,今天有什么事情吗?”少女看着来人,笑着打招呼。
“你有没有见过白色短发,红色眼睛的少年?”将一直出现在脑海中的人大致描绘了一下,凌皇看见赛丽亚低头思考了起来。
然后她迅速的抬头,无奈的笑着说:“这不就是冰结师们普遍的样子吗?如果您说的再详细些,说不定我能给您一点帮助。”
对啊,这不就是冰结师吗?凌皇嘲笑了自己一把,虽然现在的他并不是很喜欢那些冷冰冰又单调的冰结师,但他也不应该忘了和自己同属于男法的同僚。
“谢谢,这样就够了。”凌皇点头致意,然后离开了旅馆。
冰结师和魔皇一样,都是非常稀少的,话虽如此,但站在大街上的凌皇还是陷入了一点迷茫。
自己该去哪儿找?
凌皇随意走了一会儿,便没了兴致,转而进了竞技场,对于他来说,这种竞技才更适合他的风格。
直到日落西山凌皇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竞技场,还顺便获得了索西雅友情赠送的一杯葡萄酒。
“这是给好久不见的你的礼物。”精灵族的女子笑着摇摇手中的酒杯,转身和其他顾客交流去了。
凌皇呆呆的看着玻璃杯中的紫红色液体,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人的眼眸,他摇头将冒出的想法压下,举杯直接一口喝了下去。
现在他有点头晕了,就算已经活了不少年头,而且还是度数不高的葡萄酒,但凌皇还是一点酒精都沾不了的典型。
有点摇摇晃晃的走回了旅馆,将自己扔到床上,头疼之余他又想起了那个少年。
简直就是挥之不去的梦魇。凌皇闭上双眼开始放空自己。
大概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仿佛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他挣扎着爬起来,走到窗子边的桌子前坐下,拿出了一堆工具。
凌皇是个控偶师,而且是非常厉害的控偶师。他开始制作人偶,而等他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出了一个从没有人见过的人偶。
白色的短发,红色的眼眸,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俨然就是一位冰结师。
凌皇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下意识的做了一个少年的人偶。
但它无法使用,就算是多么珍重的灵魂,也无法使它动哪怕一下。
凌皇和手中的人偶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懊恼的扔进了一旁的箱子里。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他想,为什么要拿这么多贵重的材料做一个没有用的人偶?
结果第二天他却带着那个人偶一起出门了。
哪怕它不能动,但凌皇下意识的觉得只要它在身边就很有安全感,失忆之后的无助都一散而空。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思念越来越重,人偶越来越多,破旧的箱子几乎快要装不下。
几乎快要病态的思念快要将凌皇逼疯,甚至在副本时都会因为想他而发呆,接着就是带着一身伤回来。
明明深知再这样下去将会越来越糟糕,但他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去沉迷于那个人。
凌皇甚至不断的在改进它,它也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人,而凌皇也已经从暗黑城找到了发电站。
那一天他只是照常去副本看看,迎面遇上了一位冰结师,或者说是刹那永恒。
白色的长发在眼前略过,凌皇原本没有在意什么,那人在走出了几步后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突然停住脚步转身走到他的眼前,白色的眼眸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开口呢喃了一声:“凌……”
“你认识我?”凌皇下意识的握住了口袋中的人偶,因为眼前和人和自己记忆中出现的人实在有些不同,但又觉得十分相似,他微微皱起了眉。
墨冷原本只是日常刷副本的,在路边看见了一位湮灭之瞳也没在意,但在走过去之后,他才迟迟想到,那人有点像是几年前消失了的凌皇。
连忙转过身去,对上的不再是漂亮的红瞳,而是没有感情的,冰冷的黑瞳。
是啊,他,失忆了。墨冷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原本因为找到了自己的恋人而欢呼雀跃的心一下子被浇了冷水,感觉一阵一阵的痛。
“大概是我认错人了。”墨冷苦笑,“抱歉,我先……”
“可以和我一起刷图吗?”凌皇开口打断,“我好像认识你。”

墨冷现在几乎是崩溃的,眼前杀起怪来几乎和狂战士似的人真的是凌皇吗?记忆中的他好像是超级讨厌血的人,几乎到了任务都不愿意自己刷的地步啊?
在他想要叫住凌皇的时候,对上的是他无神的眼睛。
他被Abyss控制了。墨冷向后跳了几步躲开了砸向自己的元素球,皱起了眉。
空气中的冰元素凝聚在他的手中成了一把弓,瞄准之后快速射击,处处躲开会造成致命伤的地方,却也让他动弹不得。
顺着最后一剑的射出,墨冷一个瞬移来到凌皇面前,直接一个手刀下去劈晕了他。
将他抱在怀中,墨冷突然注意到地上躺着一个格格不入的不明物体。
哪是什么东西?墨冷好奇的走过去,发现地上躺着的赫然是一个精致的人偶,而这人偶,和尚且还是冰冻之心的自己十分相像。
墨冷忍不住勾起嘴角,蹲下身去捡起了那小巧的人偶,放在凌皇的怀中缓缓走回旅馆。

在无尽的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而有一股力量在把自己拉入更深的深渊。
拼了命的挣扎,想要逃离被控制的感觉,几乎绝望的快要放弃,眼前突然出现了光明,刺眼的让他眯起了双眼。
在一片花白之中,一只手伸了出来,将自己带出了黑暗。

睁开眼睛的时候凌皇微微动了动手指,觉得自己的浑身都酸痛的仿佛被巨大的机器来回碾压了好几次,而记忆也停留在了进入副本的瞬间。
下意识的去摸口袋中的玩偶,得到的只有空落落的口袋。
心里一下子也和口袋一样空落落起来了,不安促使着他慌忙的想要支撑起身体,却被人出声制止:“你还没有彻底恢复。”
凌皇这时才看见在床边的墨冷,翘着腿坐在床边,手上还捧着一本书:“你在找那个人偶吗?”
听到关于人偶的消息,再联系眼前这位冰结师认识自己,凌皇立刻回问:“你知道什么吗?”
“怎么说呢……”墨冷合上书,“我就是它。”
顺着窗外的阳光,凌皇才第一次清清楚楚的看见他的脸,恍若被巨大的石头狠狠砸了一下,心跳也漏了一拍,眼睛不由得睁大,显露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因为那赫然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境中的脸。
“……完全……不一样……”说完凌皇才意识到所有的刹那永恒不都是和冰冻之心时完全不一样了的吗?
墨冷只是笑,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人偶,塞到了凌皇怀里。他低头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这可并不是什么寻常玩意。
怀中几乎是一身黑的小家伙动了动,像是被闷坏了似的抬起了自己头,眨了眨自己黑色的眼眸,身边还有四种元素的环绕,这分明就是湮灭之瞳的宠物。
凌皇吃惊了,宠物迷茫了,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
看着对面一大一小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墨冷突然感觉自己被萌的不能自已。
以前怎么没觉得这吵吵闹闹的家伙有这么可爱呢?墨冷想,虽然自己依然是深深喜欢着他的。
凌皇放下了怀中的宠物:“你愿意帮我?”
“我能告诉你关于你的过去,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的,但是关于这个……”墨冷将书合上,又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了那人偶,“让我先和你讲一个我们过去的故事吧。”

那是很长的一段故事,墨冷讲的很详细,而且很认真,让凌皇不由得相信这些事情真的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然而故事在最后却戛然而止。
“Eternal在Oblivion失踪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了,而他体内的冰冻之心也越发不受控制,逐渐将他的身体冰封,直至Erernal将要死亡。”白发少年面无表情的说着,仿佛在讲述他人的故事,“但是很幸运,一个人类少女救了他,他在恢复后想要去寻找Oblivion,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一点痕迹,那人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于这片大陆上一样。”
少年停下了,他看向凌皇,原本如同冰封的脸上突然展露出了一个微笑:“但是现在,Eternal幸运的找到了Oblivion。”
突如其来的笑容让凌皇怔了一下,再加上这故事太过繁复,他不知他们为何而快乐、悲伤、生气、喜悦……现在的他完全不懂感情。
不过他知道,故事还没有结束。但墨冷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又收敛起笑容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心情。
“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凌皇忍不住开口问,“他们相遇之后呢?”
“我知道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墨冷喝了口水,让自己有些干燥过头的嗓子得到些滋润,“因为我和你相遇后的故事,到此为止了。”
将视线落到拿着人偶低着头的墨冷身上,然后把在床上跳来跳去的宠物抱了起来。
“呐,”他听见自己说,“作为回报,我来帮你把这个故事补完吧。”
漂亮的白色瞳孔在听到之后闪动了一下,声音也微微提高了一点:“那你的记忆怎么办?”
“比起这个啊……”黑瞳停顿了一下,“我更喜欢你的故事。”
凌皇扬起了嘴角,像是一个赢得了胜利的王者一样,盛气凌人:“而且,你也喜欢我,如果是我的目的,你一定会优先考虑的。何况两个人一起寻找失去了的珍重物品,不是很有意思的故事吗?”
墨冷也无奈的笑了起来:“被看穿了呢。”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凌皇,“不过你猜错了一点……”
被人俯视的感觉并不好,凌皇微微皱起眉:“难道你不……”
“不不。”墨冷弯下腰凑近凌皇的耳朵,满意的看见他缩了一下,“我的意思是,我爱你。爱你到想要把你生吞活剥了。”
凌皇睁大了眼睛,在耳边炸开的如同恶魔般的低语,甚至让他一时惊异的说不出话来。
“呵呵。”墨冷笑了两声又直起身,全然看不出是能说出那番话的样子,“开玩笑的。不过你想要做的事情,我会帮助你,但我需要一点小小的条件。”
“什么条件?”凌皇还沉浸在刚刚的错愕之中,略微皱起了眉。谁知道刚刚的话,到底是恶作剧,还是真实的想法?
手抚上他的脸颊,细细的感受着他的温暖,墨冷第一次觉得拥有人类的感情是如此幸福。
“我要你一直留在我的身边。”
这家伙画风转换的太快了点,简直令人发指……凌皇在内心无声的叹气。
“人类的感情,总是这样多变的。”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凌皇却听懂了。
“我答应你的要求。”
凌皇眨了眨眼,还是将一切顾虑扔到了身后,他决定相信眼前这位少年,哪怕前路布满荆棘。
为什么?他在内心想,大概是因为自己好像又爱上了白发少年吧。

没了

其实写之前也不是这么想的,但时间一久,剧情就偏离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呀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想要表达出什么感情的文,一开始只是单纯想写失忆的湮灭却疯狂思念着刹那的故事,写出来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
其实一开始想的是刹那做人偶,毕竟痛苦的魔皇摆在哪里嘛?但想了想,偶尔换一换也不错,就让湮灭做出了一个不会动的人偶
其实也是没头没尾的,就这样吧(笑)
只敢在深夜偷偷摸摸的发,为什么这么怂(跪)
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2016.2.18(今年的第一篇文,献给湮灭和刹那了呢)

评论
热度(12)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