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互相折磨十五题

双黑,已经交往并同居前提
又名日常吵架秀恩爱十五题(大雾
第一次写双黑,OOC预警

1.餐桌上的互不理睬
也许是吵架了。
中也一脸黑线的坐在长桌的一端,对面坐着同样一脸不悦的太宰。
空气都仿佛凝固起来,谁也不说话,直到中也先摔下筷子离开。
“什么嘛,我只不过是把他的帽子放在了洗衣机里的时候不小心把颜料倒进去了。”

2.刻意错开的距离
中也好不容易提前完成任务可以回家休息的时候已是天亮,回去的时候家里没有一个人,却处处昭示着太宰刚刚才离开。
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侦探社也有很多事情吧。中也放下帽子,这么安慰着自己。
虽然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正好和他错过了见面的时间。

3.不断被掀开的旧伤疤(不知道写什么就改成...

论复合的正确方式

发篇文证明自己还活着,写了很久一直没有发
双杀手 party hard设定,标题和内容没有什么关系,大概……又名——我的杀手前男友(更不对了
还有一个前警察P和杀手芬达的文,有空再发w(没人看的)

芬达,当然不是饮料的那个芬达,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私下也是个杀手,偶尔会在实在缺钱想氪金或者有新游戏想买的时候接点小委托,嗯,真的是偶尔。
为什么会把职业杀手这种赚钱的事情当作副业,也是有很多原因的。
一是本来就不愿意经常大开杀戒,本来也就是个慵懒主义,能少动就少动,最重要的是,在和那个人分道扬镳之后,自己的名声也一落千丈,太简单的委托自己看不上,大点的委托又找不到自己头上,也就陷入了如今在圈内尴尬的地位...

一个爆冰的脑洞

☆角色死亡,OOC+私设超级严重
☆湮灭:凌皇    刹那:墨冷
☆起名废选择狗带

墨冷喘息着从副本中跌跌撞撞的跑出来,在经过的地上留下了一片血痕。
他的腹部被伤了一个看上去触目惊心的伤口,而男法师们一向引以为傲的自愈能力却没有让它好上一星半点。
鲜血不断的溢出,蓝色的衣服被染成了深红,甚至浸透过黑色的披风沾染到了白发的末端,成了有些妖艳的样子。
糟糕……墨冷在不远处靠着一棵树坐下,因为疼痛而止不住的颤抖,将受伤处的衣服艰难的撕开。
有些鲜血已经凝固,将衣服和伤口微微粘到了一起,这个过程无疑是非常痛苦的,墨冷紧咬着牙才使得伤口暴露在了空气中。
他已经一身冷汗了,但还有不得不做

【爆冰爆】人偶

放在前面的提示
☆湮灭:凌皇         刹那:墨冷
☆并没有什么黑暗的东西
☆因为觉得是无差所以两个tag都打了,要是有人觉得不适我会删掉一个tag的(大概没有人看吧,想太多了)

阿拉德大陆上突然又出现了一位湮灭之瞳。
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不愿与人交流,也难以交流,就像是野猫一般的,优雅而又危险的游走在这篇大陆上。而且还是失了忆的,对什么事情都万分敏感。
这位也是如此,但他又和那些湮灭之瞳有些不同,他想要寻找自己的过去。
虽然根本没有头绪,也没有可以帮助自己的人,但他确实在这么做。
其实问赛丽亚应该是可以得到结果的,但是银发...

男法二觉了高兴的写个文(。

冰结:墨冷
魔皇:凌皇
(起名废想个名字就跪了下来……orz)

眼前只有一片漆黑。
凌皇努力眨了眨眼睛,确定自己是真的睁开了眼。
他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灰,虽然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被拍掉。
周围一片寂静,而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
此刻只有元素的细语在耳边环绕,除此之外他能感受到的只有寂寥无人的死寂。
凌皇伸手在空气中摇了几下,发现几乎是寸步难行。
自己又不是阿修罗,可以靠着波纹感知。
艰难的走了几步,似乎是撞到了一棵树,他颇为丧气的靠着树坐了下来。
现在他的思绪和记忆都还很乱,如同一团线一般交杂在一起,扰的他烦躁起来。
他却不由得想起了一个名字,就像是深深刻在石头上的字,他思考了一会

Cherry hunt

酒吧设定,毫无逻辑

轩哥是酒吧类似经理的人,总之职务挺高,能管事儿

策爷是头牌歌手,卖艺不卖身的那种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观看!٩( 'ω' )و


——


虚空酒吧,在荣耀市里有名的酒吧之一。

店里的头牌不像是其他酒吧是个女性,而是一个名为鬼刻的男子。

而他最出名的,便是他出众的歌喉和爆表的颜值。

鬼刻真名吴羽策,虚空的传统是每个头牌都将沿用同一个艺名,在他之前的每一位鬼刻都是女性,可偏偏上一位鬼刻太不按常理出牌,愣是让吴羽策上位成了新一位鬼刻。

索性即使吴羽策是男性,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名气,反而比之前更加的有名。

每次的演出都是在深夜,吴羽策独自一人站在台上...

勇于告白就能收获真爱×

OOC注意,第二人称,标题和内容没多大关系,纯属胡扯(。

策爷患上了花吐病这样的,注意避雷

可以接受的话就Let's go!(*'▽'*)♪


你喜欢李轩。

喜欢的很久,也喜欢的很深,但没有人知道。

因为你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可以诉说的朋友更是少之又少。

你的内心如同一潭死水,没有生机,没有一丝波澜起伏。

你一直都是一个人,不带任何感情的看着身边的人群热热闹闹的打闹玩耍,仿佛被世界隔绝开来。

你一直固执的不知道在坚持些什么,也许仅仅想和他站在一起而已。

直到他走进你的生活,就像是把石头扔进了原本死寂的水塘,泛起涟漪。

他是第一个除了父母以外开始关心你的人。他像上了年龄的老妈子一样,整天对你问长问短,你原以为...

舞者与百日草

【首先,标题是乱取的
第二,OOC感觉蛮严重的,不要打我
第三,策爷生日快乐!】

李轩第一次见到吴羽策的时候是在一个冬天。
那时候李轩刚刚上大二,原本是文学社的,在好友的拉扯下参加了篮球部,却意外打的不错,成了主力。
训练完以后天都黑透了,冬天就是这样的。
李轩带着满头大汗走向宿舍,却在经过舞蹈室时停下了脚步。
虽然现在的确是只有晚上6点出头,但该去食堂的去食堂,该休息的休息,很少还有人会在专业教室里练习,现在哪里还有这么刻苦的人。
李轩好奇的凑过去,透过透明门看见一个身材高挑,面容清秀的男生在里面跳舞。
他并不太了解舞蹈这门艺术,只是单纯的觉着这个男生跳的好看,舞蹈的柔和和男生的坚毅融合在一起,一点都不唐突,...

习惯

※CP为周喻

※网络小说作家周×律师喻

※人物死亡,有些扯,OOC和不符合逻辑并存,介意者请右上角


周泽楷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喻文州倒在地上,手机掉在一边,被溅出的血迹染的斑斑点点,却还在尽忠职守的一遍一遍循环着之前他一直喜欢听的轻音乐。

原本透着些欢快的音乐现在也被侵染上了悲伤。

周泽楷想叫什么的,但话到了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第一次痛恨自己的不善言辞。

即使现在叫什么都是徒劳。

周泽楷回过神来,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平时因为经常打字所以非常平稳的手却在拨打报警电话的时候频频颤抖,短短的三个数字却按错了三四次。

一直到警察来,周泽楷一直迷茫的看着喻文州。...

缘起缘灭

首先,番外也有说过双花的相遇,但是我还是写了一个和番外不一样的设定。算是自己的私心吧,就当私设看看就好。

来自某位大大的脑洞,就是【】←这里面的两句话,实际上写的一点都没有这两句话的韵味……最后还是没有写完,意会吧?

【缘起 在人群中 我看见你】


张佳乐和孙哲平相遇在一个盛夏。

那时的张佳乐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整天除了学习就只有荣耀了。

他算是高手吧,至少那一手打的绚烂夺目的百花式打法是让无数自称高手的人不明不白的死在了满屏光影之下。

那时还不叫百花式打法,至于叫什么我们也无从得知了。

所以他也是非常有名的,不少人都在揣测说百花缭乱一定会去组战队的吧。

张...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