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奏薰】神灵的狐狸

第一次写奏薰,感觉两个人的性格都很难以捉摸呢……
架空设定,神灵奏和狐狸薰,真·狐狸薰出没,人类形态的薰只占全文的1/3,雷的人还请避让
一句话零晃,不打tag但请注意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发展和自己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情节生硬连接不自然,强行有CP感,OOC是必然
题目由群友友情提出,虽然不愿意,但剩下的都是言情小说题目了

——

森林的深处有条河流,名叫深海奏汰的神灵是它的守护神。
他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但每天呆在河里和鱼群嬉戏,和来喝水的动物打招呼,他也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直到有一只小狐狸来到这条河边。
奏汰原本也没有在意它,可是它并没有像其他动物一样喝完水就离开,相反的,它不仅没有离开,还没有喝水。
它似乎在躲避什么,奏汰决定在水中偷偷看个究竟。
就这么盯着它看了一会儿,奏汰觉得它不是只普通的狐狸,它有着与其他狐狸都不一样的金色毛发和与生俱来的灵力,只要好好修炼,日后肯定会成妖。
而小狐狸在看到他之后摇晃了几下,直接倒了下去,树林里钻出了一只同样灵力不低的银狼,显然是循着它的味道而来。
奏汰挥手想让水流驱赶他,在将要打到它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飞出的黑影挡在了它的面前,水流尽数弹开。
“深海君,吾辈家的小狗还不太懂得尊重人,还请多多包涵。”蝙蝠化成的黑发男人笑着说道,银狼乖巧的蹭了蹭他的裤腿,全然没有之前的张扬。
“零,我可没有生气。这只狐狸怎么了吗?”奏汰抚摸着它的毛发,问到。
被叫做零的人眯起了自己好看的红瞳:“只不过是无意闯进了小狗的领地,让小狗稍微有点不爽而已。”
“它有名字吗?”奏汰低头看着它,“我想把它养在身边。”
“没有,要是汝愿意吾辈也没有意见。”
在零化作蝙蝠飞走的时候,给奏汰留下了一句话:“它迟早会离开汝的,还是想清楚吧。”
奏汰坐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在水里抓了几条鱼放在小狐狸的身边。
虽然说是抓,但奏汰只是又挥了挥手,几条鱼便顺着水流冲上了岸,不断挣扎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没多久,小狐狸就醒了过来,看见身边的奏汰和不远处的鱼,它优先选择了先填饱肚子。
“你会说话吗?”奏汰还是摸着它柔软的皮毛,它也不反抗,甚至往他的怀里靠了过去,然后摇了摇头。
这是听得懂却说不出的阶段,奏汰在这里呆了这么久,还是见过不少修炼的妖怪,自然懂得也多。
小狐狸大概也是觉得在这里很安心,既不用自己去捕猎,也没有天敌的袭击,日子不要太舒坦,虽然偶尔也会有吃腻了鱼偷偷跑去抓些小动物吃的情况发生。
奏汰也觉得有趣,他看着小狐狸和来喝水的动物嬉戏打闹,大家也不怕它,那他也可以放心的泡在水里享受了。
小狐狸玩的累了,就回到奏汰身边,靠着他休息,奏汰这时也会去摸它的毛发,把挂在上面的叶子树枝之类的拿下来。
“薰。”奏汰突然开口,“你就叫薰怎么样?因为你就像薰风一样呢。”
小狐狸侧了侧头,它不太懂薰风的意思,只是单纯觉得它好听,于是点了点头。
“那以后,你就叫薰了哦。”眼睛眯了起来,嘴角也弯成了好看的弧度,他笑了起来,甚至装模作样的对它伸出了手,“薰,你好,我叫深海奏汰。”
小狐狸,不,现在应该被称为薰,伸出它的爪子,放在了奏汰的手上。
奏汰突然觉得自己被薰击中了红心,甚至想要到水里冷静一下。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平淡的过去了,不过神灵也是会累的,奏汰偶尔也会犯困,就这样下半身泡在水里然后趴在岸边闭上眼睛睡一会儿,这个时候小狐狸就会跑出去抓小动物吃,虽然每次回来的时候奏汰已经醒了。
他知道它一定会回来的,也就没放在心上,那一次也是一样。
但奏汰等到了第二天的日出也没有等到薰回来。
他第一次痛恨自己没有办法离开水源,顺着河流他拼命的呼唤着它的名字,得到的也只是声音在树林里不断的空响。
他渐渐停下了脚步,原本和煦的阳光被阴云遮住,动物们都被这气势吓的躲了起来,奏汰呆立在原本给薰准备的窝旁边。
在一道白光闪过之后,轰隆轰隆的雷声突然在头顶发出巨响,奏汰纹丝不动,直到倾盆大雨落下。
他突然红了眼眶,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在那一场大雨中流下一滴泪,还是那大雨本就是自己无言的泪。
在那之后日子还是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和鱼群嬉戏,和来喝水的动物打招呼,但他一点也不觉得快乐和享受。
河流的水位越来越低,鱼群和来喝水的动物越来越少,甚至连周围的草木都枯萎了,最终在某一日,河流彻底的干涸了。
原本作为守护神的奏汰也不见了。

“薰君,真的要回去吗?”零对着一个金发的男人问到,“虽然吾辈没有资格留住汝,只怕深海君已经把汝忘记了吧。”
“我相信奏汰不会是这样的人。”薰说,“本来这里也不需要我,只要有小狗陪着你就好了吧。”
旁边站着的银发男子不服气的回了一句“本大爷才不是狗”,脸却有些发红。
“是是,晃牙就在这里陪着朔间桑吧,我想奏汰也需要有人陪。”薰挥挥手,走出来看起来非常巨大又古典的城堡,在内心感叹真不愧是吸血鬼,真是有够奢侈。
走在路上,薰越走越觉得不对,为什么周围越来越荒芜?明明在自己离开前还是生机盎然的样子才对,他想找个动物问问,却连一只鸟都见不到。
心中的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薰干脆跑了起来,跨过干枯掉落的树枝,跌跌撞撞的向前跑,直到看见已经干枯的河流。
薰停了下来,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死气沉沉的景象,脑中一片空白。明明是期待已久的见面,为什么这条河、这片森林会变成这样?
对了……奏汰,奏汰他没事吧?作为这条河流的守护神,他……他肯定没有事的。薰阻止了自己继续想下去,干脆喊了起来:“奏汰!你还在这里吗?奏汰!”
干涸的河床上却突然冒出水流袭击他,薰被吓得跌坐在地上,突兀出现的水流在他面前汇聚成一个人型。
“奏……奏汰……?”薰迟疑的喊了一声,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和自己记忆中的服饰实在不太一样,但蓝色的短发和碧绿的眼眸怎么都骗不了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薰?”奏汰睁大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才继续说,“你修炼成功了啊,真好。”这么说着,他笑了起来,明明和以前是一样的笑容,薰却觉得哪里不对。
他分明在空气中捕捉到了除了自己以外的妖气,奏汰对周围的一片荒芜也置之不理,只是继续笑着。
“你不是奏汰吧?你这只妖怪为什么要假冒他?”薰连忙站起来,连灰尘都没有拍就赶紧倒退几步,远离了他,“奏汰是个很温柔的人,绝对不会对周围的荒芜毫无作为的!”
奏汰有些吃惊,但马上就恢复了:“我就是深海奏汰哦?这片土地变成这样就是我做的呢。”
“不可能……奏汰怎么会……”薰还没有说完,就被突然扑上来的人吓了一跳,没能再说下去。
“薰,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哦。”将小狐狸圈在怀里,奏汰笑得一脸无害,“不过啊,就是因为薰随便离开,这里才会变成这样的哦。”
“你不辞而别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在期待着你回来,可是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过来了呢?我一个人在这里好寂寞,为什么薰要抛下我一个人呢?”
“没关系哦奏汰,我已经回来了。”薰摸着他的头发,就像是当初奏汰抚摸他的毛发那样温柔,“你不会再是一个人了,我就在这里。”
“薰……”也许是根本没有被这样对待过,奏汰第一次觉得自己应该是算是心动了,“哪怕我变成妖了也不要紧吗?我已经不是神了。”
“没关系的,我不也是妖怪吗?”薰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挣脱了奏汰的怀抱,退了一步向着奏汰伸出手,“我叫羽风薰,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奏汰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呆愣的看着停留在空中的手。
“怎么了?是不愿意和我握手吗?”
摇了摇头,奏汰又笑了起来:“第一次有人和我这么做,有些吃惊呢。”说完伸出手,和他的紧紧握在了一起,“深海奏汰,请多关照。”
“这一次我可不会放手了,做好觉悟吧,薰。”
“别这么说嘛,我可一直没有想要离开你呢。”

-END-

一点设定:
奏汰作为守护神,最后是因为对薰的执念(怨念?)直接妖化,不过在薰回来前一直是沉睡着的,因为不想因为自己控制不住妖力而伤害其他生物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奏汰设定成神,大概是因为爱情
零就是吸血鬼,很喜欢变成蝙蝠的样子飞来飞去而已,捡到了晃牙并把它留在身边
晃牙在一开始是听不懂人的语言的,但是薰哥听得懂,设定就是修炼的等级不一样,薰哥比晃牙等级还要高些,算是前辈了
晃牙这个名字是零起的,姓都是自己起的(虽然可以不起)
大概是因为听不懂零在说什么,所以晃牙一开始还是很尊敬崇拜的,听得懂了之后就……(。
薰会离开是因为觉得自己在奏汰身边会无心修炼的,再加上不想让奏汰看见自己有些丢脸的一面,没有多想就跑了,在修炼期间受到了零的照顾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欧气满满

评论
热度(30)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