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双黑/太中】幽灵与音乐

架空,瞎JB乱写
标题也是乱取的,OOC是绝对的

这是太宰时隔很久才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家乡。
作为一个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人,他已经这样飘忽不定了很久。
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很久没有过真正的朋友了。
就算他有一副可以让人目不转睛的姣好面容,就算他再怎么花言巧语,他也从来都是一个人。
“这个世界真是无聊至极。”
他这么想着,大楼顶层的风将他长长的外套吹起,发出一阵阵声音。
城市的街景全都映入眼帘,他是靠着自己的甜言蜜语骗的一个大小姐甘愿给他一张有着客观金额的银行卡。
当然,在和这位可怜的大小姐“私奔”的第二天,太宰就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太宰张开手臂向距离自己三十米的地面倒下。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他闭上了眼睛。 

独属于消毒水的味道让太宰皱着眉清醒过来。
不是熟悉的天花板。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
又没有死成。这是他的第二个想法。
稍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除了少了原本缠绕在自己身上的绷带、多了一套丑陋的病号服附加一些无伤大雅的伤,他一切如初。
自己是怪物也说不定。这么想也是有根据的,就比如现在,明明从高楼坠下却只有一点外伤什么的。
睁着眼睛躺了一会儿,一位护士推开门进来了。
“太宰先生,如果身体没有大碍的话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护士说着,将点滴瓶拿下,“下次不要再尝试自杀了……”
“这只会在我身上多些丑陋的疤痕,对吗?”太宰突然打断了护士的话,笑了起来,“不过这样我就可以和如此美丽的你多见面几次了。”
太宰笑起来很好看,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多看几眼,然后就会沉溺于其中。
护士也不例外,她面对太宰的笑容愣了几秒,在意识到不对以后立刻红着脸低下头,没有继续自己的话便匆匆离开。
病房里又只有太宰一个人了。
这个城市此时正是梅雨季,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太宰又静静的看了一会儿。
今天不是个适合自杀的天气呢。
就在太宰移开视线的瞬间,在玻璃窗上倒映出了一个不属于太宰的身影。
什么?太宰迅速的转头,在原本空无一人的病房里出现了一个人。
“诶……这里是哪里?”有着橘色头发的青年疑惑的打量着四周,最后定格在太宰身上,“你是谁?”
“明明是你先随便闯进别人的病房,你还在这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太宰觉得有些好笑,“小矮人,要是没有事的话就快走吧。”
被称为小矮人的人生气的转过身来,脸上写满了不满:“你再说一遍?”
“小矮人~”太宰笑嘻嘻的说,看着青年冲到自己眼前,挥动手臂朝着自己脸上打来。
寂静无声。
青年像是被冻住一样停在原地,眼中满是震惊与疑惑,却又很快恢复了正常。
“没想到小矮人竟然是幽灵吗?”
青年狠狠的看了太宰一眼,想要离开房间却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拉住,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这位幽灵先生,既然不能离开,就坐下来和我好好聊聊吧?”太宰坐起身,刚刚青年的那一拳直接穿过了他的脸,根本不是普通的人可以做到的事情,“首先,你叫什么名字?”
“不需要你多嘴,我会告诉你的。”青年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更准确的说是飘着的,“我叫中原中也,生前是音乐系的在校大学生,出现在这里之前好像发生了车祸。”
太宰点头,对他的自报家门感到满意:“那么作为交换,我是太宰治。”
中也惊呼了一下,在太宰询问原因的时候却又闭口不提,两个人就这样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我要走了,再见啦小矮人~”太宰迅速离开病房,想着已经摆脱中也,一回头却看见中也一脸不情不愿的表情跟在自己身后。
像是感觉到了太宰的视线,中也表现出一副龇牙咧嘴的样子对太宰说到:“看什么看,不知道为什么我被限制在你周围不能离开了。”
太宰几乎想要捧腹大笑来表达自己的愉悦,最终还是在医生护士疑惑的眼神之下放弃了。
明明只是刚见面还没有一个小时的人,对自己有着致命的吸引与诱惑。
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是同类人。
虽然太宰说不清那所谓的同类人又是指的什么,不过他确确实实在中也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原来这个世界上也有这么有趣的人。

等太宰真正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他停在了一家乐器店的门口,然后在中也难以置信的眼神中挑选了一把价格适中的吉他。
与红着脸的店员小姐挥手之后,太宰拎着新买的吉他坐在了街心公园的一角,一边调音一边望向仍然一脸不可思议的中也。
“难道是被我这么多钱给吓到了?”
“开玩笑,你那钱八成不是什么正规手段弄过来的。”
太宰笑了起来,或许外人看来这一幕确实诡异,但他并不介意。
他开始弹奏了起来,那是最近很火的一首歌,中也在耳听目染下也会唱上那么一两句。
所以他就开口唱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得到的是太宰的目光。
“看什么看?没见过唱歌啊?”浑身被盯得不舒服,中也恶狠狠的问道。
太宰收回视线,手指在琴弦上拨动了几下,发出了零碎的音节:“因为中也你唱的实在是太难听了。”
假的。当然是假的,不得不说,太宰被中也低沉而迷人的嗓音吸引了,也许是因为中也是幽灵的状态,他的声音有些飘渺,却更添几分魅力。
中也却难得的没有回嘴,只是突然笑了起来。
“真是寂寞。”
到底是哪里寂寞呢?周围的人来来往往,偶尔有人驻足看上那么一两眼,不远处的空地上还有不少老年人在锻炼,吵闹的不得了。
是啊,到底是哪里寂寞呢?
太宰又继续弹奏了起来,中也也不时附和几句,仿佛世间一切都与自己无关,那些嘈杂都是一片寂静之声。
许久没有这样的时光了,明明是坐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太宰却有种其实身处于宽敞的舞台之上。
多么怀念的感觉。
他从来没有对他人夸耀过自己的过去,在小小年纪便获得了尽人皆知的音乐比赛奖项,又以历史上最小的年纪被知名的音乐学院抛出了橄榄枝,人生可以说是一片光明。
但是太宰却在第一年便退学,理由是太无聊,之后便消声灭迹。
渐渐人们就淡忘了这样一个曾经光鲜亮丽的“神童”。
太宰转头,就着月光开始仔细审视这位不请自来的幽灵先生。
红橙色的头发被随意的扎起,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小礼帽,帽檐还有一条闪闪发光的链子,穿着黑色的大衣和黑色的长裤。
“恕我直言,”太宰说道,“你的帽子真丑。”
“哈?你说什么?”中也暴躁的跳起来,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扶正了帽子,不再说话。
“现在的大学生都穿的像黑手党一样的吗?”太宰咯咯的笑着,“还是说你在骗我?”
“啧,这只是我的个人习惯。”中也像是想要坐下来,不过身体直接穿过了长椅让他有些挂不住脸,“倒是你,打扮成这副模样一点都不像传闻中那样了不起。”
太宰弹吉他的手抖了一下,原本和谐的乐曲被突兀的音节打断,他终于放下了吉他,在脑海中搜索着蛛丝马迹。
“别想了。”中也打断他,“混蛋青花鱼。”
这一声称呼把太宰敲醒,他诧异的看着眼前的青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是你啊,蛞蝓。”
被这么叫的中也显然不太高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在自杀吗?”
“你这么多年还是这么矮。”
“要不是我打不到你,我马上把你大卸八块!”
中也激烈的回应着,一边又想起了与太宰初识的那天。
那个时候太宰已经名声远扬,作为一个热爱音乐并且有一副好嗓子的好少年中也自然对他是十分憧憬,并不时感叹要是可以和他合作一曲该有多么好。
虽然现在的中也只想穿越回去打醒这个神志不清的自己。
太宰有在放学之后留下来在学校练习的习惯,而且不只是吉他,所有的乐器都能流畅的演奏。
他正在去音乐室的路上慢悠悠的晃着,耳边突然传来了歌声。
不知道为什么,他偏偏被这个或许根本算不上好听的声音给吸引了,就在他走过去的时候,看见了一个与自己一般大小的少年。
他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放声歌唱,仿佛自己站在诺大的舞台上,太宰听得入迷,直到少年发现了他。
“喂,绑带怪人,你在这里干什么?”少年的性格反而没有像他的嗓音一样讨人喜欢,蓝色的眼睛就这么轻蔑的扫了过来。
是的,从那个时候开始,太宰身上就总是因为自杀而缠着绑带,昏暗的光透过窗子洒在少年的身上,确实有几分怪人的样子。
“哇哦——”太宰发出很夸张的吃惊的声音,“我们学校里什么时候混进了黑手党?”
彼时的中也虽然老老实实的穿着校服,周身的气场却已有几分锐利,论谁也想不到最后他会走上音乐之路吧。
但两个人却就此活络起来,虽然两个人不是一个班级的,却在每天放学之后心照不宣的留下来一起度过愉快又吵闹的时间。
中也唱歌的才能在那时已经崭露头角,太宰甚至觉得和他一起合作是一种享受,即使中也看上去脾气暴躁又不容易接触。
现在也是一样。
“虽然感觉有点尴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太宰将吉他收起,“我总不能带着你这么个累赘去和可爱的女孩子相见,只能先回我家了。”
“我还不想去你家呢?”中也努力抗拒着迷之拉力,最终还是被缓缓的拖动,只能乖乖跟着。

在进门之后中也有些愣神,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一架盖着被灰尘弄得有些发灰的白布的钢琴。“怎么,你这是已经不会弹钢琴了吗?”中也脸上出现了一抹嘲笑的神色。
太宰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的是一副他最常挂在脸上的笑容:“因为我不想再弹了。”
在中也还没来得及开口,太宰就在钢琴前坐下:“那么你知道为什么吗?”
“谁想知道为什么啊?总归是些无聊的理由吧。”
指尖在琴盖上滑过,昏暗的室内除了月光透过窗子照亮的地方,几乎没什么光亮。
但是中也身边像是有萤火虫一般发亮,柔光笼罩在身边。
就像那时一样。
就在比赛的舞台上,他们最后合作的一曲,是太宰专门为中也而做的歌。
在舞台上的中也闪闪发光,就像是太阳一样,不,比太阳还要夺目,即使灼伤了双眼也无法移开目光的耀眼。
然后太宰便开始一路跳级,再也没有遇见过中也,曾经与生俱来的灵感与对音乐的热爱好像也一起远去。
实话实说,在退学后的几年之中,太宰从来没有碰过任何乐器,整日都是靠自己的脸钓女人,今天会买把吉他也是临时起意。
太宰收回视线,背对着中也,缓缓开口:“再来唱首歌吧,你还记得吗?”
中也的眼睛微微瞪大,随后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你说什么呢?我的记忆力才没有那么差。倒是你这鱼脑子才不记得了吧?”
亮丽的琴声徐徐响起,渐渐如潮水般四溢开去,充盈着每一处空间。
中也稍微有些晃神,被压在最深处的回忆都涌现出来,他刚想开口,一阵无力感让他蹲了下来。
太宰回过头,手中依然弹奏着,却忍不住从喉咙中发出一声惊叹。
中也开始变得透明了。
“原来是这样。”中也苦笑,“我在见到你之前出了车祸,大概是类似灵魂出窍吧。”
“还会再见吗,中也。”钢琴声渐渐停下,太宰问。
“当然了,太宰。”中也对着太宰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消失在了月光之中。

大楼顶层的风将他长长的外套吹起,发出一阵阵声音。 依旧是相同的城市街景全都映入眼帘,太宰又一次张开手臂,感受着风从身边吹过。
就在他闭上眼睛的瞬间,身后通向天台的门被粗暴的推开,发出巨响。
他回头,一位橘红色头发的男人气喘吁吁的弯着腰靠在门上,身上还穿着病号服,一副从什么精神病院逃出来的样子。
“啊啦,这不是蛞蝓吗。”太宰笑着对中也敞开怀抱,得到了意想之中的嫌弃。
但中也还是走了过来。
他轻轻的回抱住太宰,将头靠在他的胸脯之上。
不过还没等中也再多煽情一会儿,太宰就笑出了声。
“中也真是娇小呢。”
“你这家伙!”

END

评论
热度(22)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