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双黑/太中】藕断丝连

先放在前面的文中设定的补充解释

当双方对对方的执念都足够深的时候,手上就会出现“线”将两个人连接起来,只有自己可以看见。只要有一方放弃了这个念头线就会断开并消失。在意识到之前是无法顺着线找到对方的,但是可以看见对方的线。

两个人双向暗恋的故事,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自从粉了文豪之后头不疼了手不酸了一天能打几千字(???)
标题与文章无明显关系,大概

中原为第一人称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有些异样。
手腕上多出了一个根线,摸不着却真实存在着,透过窗户摇摇晃晃的连接到了不知道哪里的远方。
这是什么?异能吗?我下意识的想,难道这是我的生命线什么的,只要它变短我的寿命也会随之变短,直至死亡?
怎么可能,明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异能者,家里也没有人闯入,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边想着,我还是一边洗漱完穿上衣服,对着镜子带好我亲爱的小礼帽,将衣服理得整齐,向着门外走去。
虽然对我的行动没有造成任何影响,但总是忍不住去看那根紧紧绑在手上的线。
我去问过别人,却没有一个人表示自己看见了这奇怪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在不知道我第几次盯着它发愣的时候,部下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了:“中原先生,您还好吗?看您一直在看您的手腕,是受伤了吗?”
不用担心。我听见自己这么回答着,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其实内心早已乱成一团。
因为线的颜色竟然要比一开始透明般的颜色更深了,它变成了红色。
不过更令我好奇的是,在线的另一段缠绕着的是谁,也许是温柔贤惠的长发女子,也许是小鸟依人的可爱少女,就是这样一根线将我们的命运相连。
以后去问问吧,是否有类似症状出现在别人身上。我收回心思,走下正好到达目的地的车,就听见枪口齐刷刷对准一个人的声音。
我顺着枪口的方向望去,心跳却差点停了一下。
浅色的长风衣,杂乱的头发,还有浑身缠绕着的绑带,明明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那个人,此刻却笑着和我招了招手:“呀,这不是中也吗,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你。快让他们把枪放下,我是有任务来的。”
“我可是非常不想再见到你。”我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示意部下放下枪,“据我所知你们侦探社对黑手党一点兴趣也没有,怎么会让你来执行任务?”
“所以说,我只是在追我的任务的犯人的时候不小心到这里来的。”太宰用手做样子般理了理头发,我却睁大了眼睛,“今天遇见了中也,一定一整天都很倒霉。”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在他手腕的裸露处,同样缠着相似的红线,并且像是深深的嵌在肉里面一样,颜色也红的发黑。
我下意识的也去看自己的手腕,那红线竟然看上去好像颜色变深了,我却毫无知觉,而剩余的部分则依然拖在地上不知道向哪里延伸。
“啊啦,中也竟然看得到吗?还以为大家都看不见呢。”太宰像是察觉到我的视线,投以疑惑的目光,“真奇怪,你手上也有。”
“关你什么事。”我对他挥了挥拳头,“趁我还能忍住不一拳打飞你之前给我赶紧滚。”
他在地上盯了一会儿,又看了看我的手腕,最后竟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开。
那长长的线就这样一点点消失在光亮之中,晃的我眼睛疼。
不过今天的太宰很奇怪,我想。
“中原先生,要走了。”部下又一次出声提醒,我点头表示知晓,转而朝着黑暗的深处走去。

等弄完一切回到家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何时了,却有一件事让我难以入睡。
太宰手上的线会和何等美女连接在一起呢?又是何等厉害的人,才能让他如此牵挂而又无从开口。
一边想着,我强打起精神来拿出手机想要找找有没有相似的案例。
我一条条翻过去,有论坛有新闻,在大致了解了这个状况之后,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脸,但我也知道此刻我的脸色算不上好看。
“如果在一个月左右没有和牵在一起的人接吻,就会死亡。'线'的颜色会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而变深。”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超乎常理的事情?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找到那个和自己牵在一起的人。
说起来自己都想笑,作为一个黑手党,不应该早就失去了所谓“爱人与被爱”的能力吗?
困意逐渐袭来,在昏昏沉沉间,一个名字突然浮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太宰治。
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线的颜色确实变深了,就像是吸了血之后染成的。
太宰治。我又默念了这个萦绕心头好几年的名字。真是个令人生厌的名字。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也许是睡的脑子都不好使了,又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手机除了接任务以外再也没有响过,我连名字都没有看就立刻接通,如果我稍微看上一眼,或许就不会这么草率的按下接听键了。
“Good morning,中也~”轻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下意识的想要把手机直接扔出去,“虽然很不想来找你,但是我好像快要死掉了,只有你能救我,快过来吧。”
“这不是正和我们两个的意愿吗?真是恭喜你啊,等会儿我就去开瓶红酒庆祝一下。”我已经准备挂断电话,却在下一秒停住了。
“如果中也不来的话,你也会死掉哦?”
“这是威胁吗?”
“才不是呢中也,这可是帮你解开那个线的好机会哦。”还未等我回答,他就已经挂断。
这可恶的青花鱼。我嘀咕着还好今天暂时还没有什么任务,还是立刻打理好自己的仪容仪表,带上帽子就走。
我是开车赶到那里的,却在不远的地方踩下了刹车。因为我突然顿悟了什么应该早就明了的事情。
啊啊,原来是这样的。所谓只有我能能救他,还有我不去就会死,正是这个原因啊。
我们早就被线,又或者叫命运的东西缠在了一起,甚至在我们分开的四年间也被牢牢的连着。
我一直否认着这一点,因为我是最厌恶他的,也是最希望他死的。
本应如此,直到这要人命的线出现。
车窗被人敲了几下,转头就看见那张令人厌烦的,到处招蜂引蝶的脸正对着自己露出能迷倒万千女性的微笑。
我放下车窗,他像是不满一样的整个人都趴在了窗檐上:“真无情啊中也,都不让我进去吗?”
“有什么事,快点说完,我还有事。”这是谎话,实际上现在的我暂时闲的让我不太适应。
太宰拉开门,坐到了副驾驶,然后一把把我拉了过去。
“中也。”我听见他在我耳边说,“我喜欢你。”
太突如其来了。我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他说什么?喜欢?喜欢我?!
但很快我反应过来,忽略掉像是要跳出胸脯的心脏,我依然嘲讽着他:“我以为你只是个对漂亮小姐感兴趣的没有爱的人渣呢。”
“因为中也你啊,比漂亮的小姐还要诱人。”
“你这一套还是留给那些女人说吧,快点从我的车子上滚下去,我……”戛然而止,这绝对不是因为我说不下去了,而是我没法说下去了。
太宰在我眼前无限放大,那能吐露出让女人们欲罢不能亦是让我欲罢不能的话语的唇正紧贴着我的,舌头灵巧的钻进来,与我的纠缠在一起。
我觉得大概是有津液顺着我的下巴滑进了我的衣服里,呼吸感觉都变得困难起来。
他终于舍得放开我,又呢喃般的说了一句“我爱你”。
这时我才突然想起手上的线,低头就看见那线不知何时变成了实线,缠在了我的小指上,而另一端,正明晃晃的绑在太宰的手上。
“那么中也你呢。”他牵起我的手,在无名指上落下一吻。
我甚至觉得他都能听见我胸腔中剧烈跳动着的心脏发出的如雷鸣般的声音,我的脸在发烫。
太宰心情很好般的与我十指相扣,盯着我,像是等待着我的回应。
我挥动手臂直接朝着他的脸上来了一拳,他没有躲闪,甚至没有用手拦住我的拳头。
因为他知道我这一拳根本没有用力。
太讨厌了,我这么认为着。就是因为他对我的一举一动,甚至是呼吸都了如指掌的熟悉,而我却未曾走进他的真实内心。
“看到这样高兴的你,让我恶心的想要掐死你。”我这么回答他。
黑手党不需要情感,对于我来说,那唯一色彩鲜明的感情就是厌恶。我厌恶着太宰,他也就是我最特殊的存在。
他笑了起来,渐渐靠近我,与我的额头相碰,呼吸也纠缠在了一起。
“我也是呢,中也。”

其中某一段的太宰side
我确实不是碰巧来到这里的,因为我知道今天中也会来。
怎么知道的?这是秘密啦秘密,总之我准备好了说辞就等在了不引人注目的地方。
黑手党还是一向喜欢招摇呢,我看着三四辆车开了过来,便纵身一跃从箱子上跳下,正好撞在了枪口上。
然后我看见中也从车上下来了。
对他的审美我唯一不敢苟同的便是那顶帽子,但不得不说,这一切都把他衬托的不像是只有160的小矮子。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冰蓝色的眼睛在看到我的时候流露出了明显的吃惊,然后他一脸不善的走了过来。
我和他打招呼,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嫌弃。
忘了说了,这次我来看中也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这个,绑在手腕上的线。
在了解了它出现的原因之后我马上就知道了和自己连在一起的人是谁——某个性格恶劣的帽子放置所。
这倒是没什么可否认的,我喜欢中也。
喜欢他羞耻的帽子,喜欢他暴躁的性格,喜欢他对我的厌恶,我喜欢他的一切。
线突然就变成了深红色。
是这样的,在意识到了和自己连在一起的人之后,情况就会急剧恶化,这就是为什么我来找中也的原因。
不出意料的看见了他手腕上的浅色线,顺着拖在地上弯弯曲曲的线,最终于一段深红色的线相交,并连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这时中也对我下了逐客令,虽然很想现在就告诉他这件事,果然还是要让他自己发现才会有意思啊。
虽然被这线这么杀死是自己理想的死法啦,但果然还是放不下这个小矮子。我这么想着,什么都没有说,挥挥手就转身走出了建筑的阴暗面。

-END-

PS:其实最后那根红线是太宰自己偷偷套到中也手上的

谢谢看完www

评论(3)
热度(41)
  1. 哼哈•半夜鸣蝉孤村落日 转载了此文字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