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论复合的正确方式

发篇文证明自己还活着,写了很久一直没有发
双杀手 party hard设定,标题和内容没有什么关系,大概……又名——我的杀手前男友(更不对了
还有一个前警察P和杀手芬达的文,有空再发w(没人看的)

芬达,当然不是饮料的那个芬达,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私下也是个杀手,偶尔会在实在缺钱想氪金或者有新游戏想买的时候接点小委托,嗯,真的是偶尔。
为什么会把职业杀手这种赚钱的事情当作副业,也是有很多原因的。
一是本来就不愿意经常大开杀戒,本来也就是个慵懒主义,能少动就少动,最重要的是,在和那个人分道扬镳之后,自己的名声也一落千丈,太简单的委托自己看不上,大点的委托又找不到自己头上,也就陷入了如今在圈内尴尬的地位——
非常尴尬。
“啊啦啊啦,这不是芬达吗?”一个脸上满带着嘲笑的人在看见芬达的时候阴阳怪气的说到,“怎么,又没钱了?说实在话,你这样的脸,比起杀人,还是去给那些有特殊癖好的富人们找点乐子好呢。”
周围的人都一起笑了起来,芬达没有反驳,只是静静的看着公告栏上的消息。
这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有了第一次出声反驳后差点被打到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的经历后,芬达便学会了忍让,去咬狗干什么?到时候又弄的一嘴毛,不是得不偿失吗?
而且,没了那个人的光环,自己在他们眼里,大概就是一个可以随便践踏的,真的如同街边的饮料罐子一样的存在吧。芬达刚刚伸出手想要去撕一张委托,却被一旁的人抢先撕了下来,还装作很抱歉的样子道歉。
啊啊,又来了。芬达收回手,不管周围传来的充满恶意的笑声,转头离开了。
心力交瘁的芬达回到暂时租的小公寓,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当芬达打开门后,却看到在不远处的沙发人隐隐约约的人影。
一下子,我们的杀手先生就紧张了起来,他一手摸上了藏在衣服里的匕首,一边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
现在伪装自己也没有什么作用了,在开门的时候芬达就已经暴露了。
等他打开灯,暖暖的色调洒了下来,他看清了坐在沙发上的人。
一头紫色长发,祖母绿的眼睛正如同猫一样的盯着他,芬达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料到,还是礼貌性的勾起了嘴角:“夫人,好久不见。”
先不深究他是怎么进来的,被唤作夫人的男人站了起来,甚至比芬达还要高上那么一点:“总算是找到你了。”
“找我干什么?”芬达疑惑到,“你们……不需要我这样的人吧。”
陆夫人摇摇头,作为一个中介人,他这次是来传达委托的,虽然这次的委托人自己也是一位杀手就是了。
“有人希望你可以接下这个委托。”他递给芬达一张纸,上面是委托内容,当然,很简单——杀光所有参加某个派对的人。
“为什么会给我这么大的委托?”芬达看完以后放下纸,“恕我拒绝。”
“你会有搭档。”陆夫人说,“而且是你的故友。”
芬达转了转眼睛,好看的异色瞳眯了起来:“你觉得光是这一点就可以打动我吗?还是说你觉得两个人就可以屠杀五六十人?”
当然是可以的。芬达虽然这么说着,在内心暗暗想到,也许……那个人……一个人也可以做到。
“其实最近很缺钱吧。”陆夫人脸上带着笑,“这次的任务对你,或者是对你们来说都很简单,而且报酬……”
“我知道了。”芬达点点头,还是同意了。他现在确实已经快要穷途末路了,中介那里的人也在欺负自己,过的简直不要太惨。

芬达早已准备好了自己的装备,正百般无聊的在入口等着自己的搭档出现。
陆夫人既然说是自己的故友,那多多少少也是能猜到是谁了,当然,不会是那个人。
绝对不可能,也绝对不要。
芬达等了好一会儿,直到里面的重金属音乐响了起来,他都没有看见一个相熟的身影。
不管了,先进去再说。在心里偷偷唾骂了一下那位搭档,芬达步入了大厅。
震耳欲聋的音乐,舞池狂欢的人群,想着这里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屠杀场,芬达已经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好久没有这么大开杀戒,体内作为杀手的嗜血欲也快压抑不住了。
这就是作为一个杀手的天性。
混在人群中,芬达从怀中拿出一小瓶毒药,用拿蛋糕为掩饰,悄无声息的全部到在样子甜美的食物上。
虽然感觉非常的浪费食物,却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就当芬达还在享受整个派对上最后一块安全的蛋糕时,一阵尖锐的尖叫从偏僻的房间传来,接下来却没了音讯,没有意料之中的警铃大作,周围的人都像是喝醉了一般,没有丝毫反应。
难道我的搭档已经来了?芬达咽下最后一口蛋糕,向那个角落走去。
在门口就闻见了浓浓的血腥味,芬达警惕的看四周没有人在注意这里,迟疑了一下还是扭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刚刚走了两步,还没有看清地上到底躺了多少人,嘴巴就被人从后面捂住,锋利的东西就这么靠上自己的脖颈,甚至还能听见身后那人浅浅的呼吸声。
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的,一片漆黑内芬达几乎看不见什么,心里想着,要是自己被友军给杀了,一世英名也就毁的差不多了。
虽然本来也没有就是了。
两人僵持了几分钟,就在芬达忍不住想要挣脱的时候,捂住嘴上的手和架在脖子上的刀都突然松开,正当芬达想要张嘴好好说说自己这位还没有正式见面的搭档,就被那人快速而粗暴的扔出了房间。
就是在那一瞬间,借着四周的闪烁的灯光,芬达看见了那人粉红色的头发。
骗……骗人的吧,怎么可能?少年以大概只是灯光的效果所以看上去才像是粉色的理由搪塞过去,逼着自己不再去想太多,显得有些仓促的快步离开角落。
就在芬达离开后的没多久,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一个有着粉色头发红色眼睛的男人走了出来,掩藏在深色的衣服之下的是血迹斑斑。
“好久不见了……小芬达。”Pi低声的自言自语到。
是的,让陆夫人去找芬达是他,但明明已经近到可以互相触碰的时候,Pi退却了,被业内称为“战神”的这个人,唯有在面对芬达的时候,才会有想要退缩的心情。
关于为什么会让陆夫人去找芬达,原因很简单,只是想再见一次芬达,不仅是因为他是自己曾经的搭档,也是因为是过去的恋人。
很可笑吧,作为恋人,最后却因为一方的自尊心太强,光芒全被另一个人所掩盖而离开作为结局收场,从此对方的存在仿佛就是一个伤口,一直隐隐作痛,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想忘也忘不了。
“怎么样,看见他了吗?”陆夫人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在过分嘈杂的音乐中显得有些轻微,再加上陆夫人本身周围就好像有人在吵闹,Pi在他重复了好几遍以后才发现。
“看见他了,但他没有看见我。”Pi说着,悄悄走入不引人注目的角落,看着不远处在舞池里穿梭的一抹白色,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只要这样就好了。”
陆夫人倒是生气了起来,Pi甚至可以想象带他拍着桌子一副父母为自家孩子担心的样子:“我好不容易让他同意的,你就告诉我看一眼就好?”
白色的身影消失在一间房间里,过了一会儿又出现,身上却多出了些如同红色颜料的斑点,但周围人没有一个人意识到不对。
将小刀插入倒在身边呼呼大睡的醉汉的喉咙,突然睁开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是痛苦还有强烈的想要求生的欲望。
“嗯,这样就好。”Pi一边回答,一边把小刀拔出,看着男人捂着喉咙想要呼救却被上涌的鲜血呛住,不断的咳嗽带出更多的鲜血。
“看你这么痛苦,我就帮帮你吧。”说完,本来就被捅破的喉咙上被划出了巨大的伤口,男人用眼珠都快掉出来的力度看着Pi,最后还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深色的衣服沾到血色是不会看出来的,Pi深信不疑,所以当他混在人群当中之后,一声尖叫连着另一声尖叫从两个地方传来,警察上来找的就是一身白衣还沾着血,光看起来就非常可疑的芬达。
“教练,剧本不太对吧。”芬达被警察追着跑的时候大声说到,“警察同志你听我解释,人不是我杀的,衣服上的真的不是血迹,这个刀真的不是我的……”
Pi看见芬达渐渐跑向自己的方向,警察还在后面穷追不舍,毫不犹豫的拉住了他的手臂,直接拽进自己的怀里。
“啊!”芬达发出一声惊叫,“没看到本大爷正有事吗搞什么搞,你是不是……想……”
声音渐渐弱了下去,芬达在抬头的瞬间就嘘了声,就算粉色的头发可以骗过自己,但那双红瞳,就是那双如同红宝石般的瞳孔,是逼着自己去承认。
能把这样少女的颜色变成死亡的代表,就只有Pi才能做到,也只有他,自己曾经的搭档兼恋人,是自己最想见也最不想见的人。
“警察先生,”温柔好听的声音不徐不缓的在耳边炸开,大脑几乎超负荷运转,迟钝的分析着他说的一字一句,“我的男朋友他总是喜欢玩一些奇怪的东西吓人,衣服上也不是真的血。他胆子其实挺小的,杀人这种事情是干不出来的。”
警察来回打量了一下两人,刚想开口却被微微眯起的红瞳威慑住了,话到了嘴边还是滑了一圈咽了回去,找不出任何可以反驳的,只好悻悻离开。
“你放开我!”被抱着怀里的人终于回过神来开始挣扎,Pi也放的干脆利落,他知道自己已经超过界限了。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喂,你就打算什么解释都不给我就走吗?”芬达本来生气的想要揍他一顿,没料到他转身就要走,顿时没了脾气,忍不住去叫他,“停下,喂,大皮!”
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喊出自己名字的瞬间,Pi还是停下了脚步,耳麦又突然传来了声音:“小皮皮,你不会怂了吧。”
“闭嘴。”Pi立刻回敬了一句,追上来的芬达听到之后错愕了一下,呆呆的停在了他背后两三米的地方。
等Pi回过头,发现之前叫住自己的人已经不见了,独特的烟嗓的声音又传来,丝毫不在意刚刚被勒令闭嘴一样:“怎么,小芬达跑掉了?”
说话的正是Pi隶属的12Team的大当家12dora,Pi先点头,然后才意识到他并不能看见自己,又嗯了一声。
“我听夫人说了,唉,这很简单嘛,让当家的我来教教你。”12像是来了兴致,开始滔滔不绝了起来,Pi也懒得去打断,反正这个人就是兴致一起谁也没法让他停下来了,“这和追妹子是一个道理,只要好好把自己的内心想法说出来就好了,如果不听就一直死缠烂打嘛~而且你们曾经也是那什么的关系,小芬达一定会听你说的。”
12说完,也不管Pi究竟有没有听进去,转头就去和一起在打游戏的人聊起来天。
如果当初设计这个12Team内部专用软件的Mike和小黑知道他们就是用来聊天打游戏的,准得把12拉到一边去好好说教一番。
话题扯远了,让我们回到芬达这边。
在最后他还是选择逃跑了。
芬达苦笑着挖苦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他出现在这里就代表着想要重归于好,明明是因为自己的少的可怜的自尊心而离开的,为什么还要期望他会来主动找自己?
只不过是痴心妄想。
找不到芬达的Pi皱起眉,却再也没有听到哪里传来尖叫声,但委托还是要做的,等一点点杀光了所有的人,白色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
将麦克风关掉,Pi站在已经被血染红的地毯上,几乎是用喊的声音对不知道是否还在的芬达说到:“芬达,我想见你很久了。今天我很高兴,以后就算再也不见也好。”
此刻正躲在某个房间角落的芬达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去面对Pi,他蜷缩起来,头紧紧靠着膝盖,视线因为不知何时溢出的泪水变得模糊起来。
“还有……”声音似乎又响了些,芬达紧咬着牙,“我已经脱团了。”他轻轻扯动嘴角,摆出一副在笑的表情:“恭喜……也再见了……”
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让原本坐在地上的人猛的站起来,脸上带着的泪痕都没有来的及擦去。
逆着光,粉色的头发显得十分惹眼:“找到了。”语气微微的上扬。
“什……什么?”芬达睁大了眼睛,被步步靠近的Pi逼得往后退了几步,直至撞上了墙壁。
Pi一手撑上墙壁,脸靠近芬达,笑着说:“好了,我亲爱的男朋友,还想要躲到哪里去呢?”
芬达呆愣着,像是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盯着眼前的人。
细细打量着自己许久未见的恋人,Pi忍不住去摸他剪的干净利落的短发,脑海里回想起的是在下定决心让夫人找芬达前有人和自己提及的,关于芬达的事情。
“说起来,芬达你们还记得吗?对,就那个自己退出12Team的芬达。唉,我听说他最近过的可一点都不好啊,在他那片地方只有他一个人是没有任何组织依靠的,还经常有人拿他退出12Team说事,到处说什么他是被赶出去的。”那个人顿了顿,“甚至还有人在故意抹黑他,告诉所有找上门的委托人不能去找芬达。那里的人都变着法子的欺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愿意回来。”
生气,生气到想要直接去见芬达,想要把那些欺凌他的人全部杀掉。
芬达看着眼前人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去,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开口:“Pi,怎么了?”
“没什么。”Pi伸手将芬达圈到自己怀中,“我还是……”
“已经回不去了。”芬达深呼吸了一口,把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都送进了肺里,他却笑了起来,“初次见面,我叫芬达。”
“初次见面,芬达。我叫Pi。”然后是短暂的停顿,“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

END

后续:
芬达打算回自己原来的地方看看,在反对无效下Pi也一起跟去。
有人看见芬达想要开口嘲讽的时候被身后一起进来的粉红色的身影吓得一时寂静无声。
血色的眼睛扫过那些嘲讽的笑还僵在脸上的人,持续了几秒,那些人纷纷膝盖一软跪了下来:“我们错了,请大人不计小人过,宽宏大量,放过我们吧。”
红蓝的异色瞳也只是瞟了一眼地上的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办吧。”
Pi留了下来,芬达在外面等了一会儿,Pi一边走出来一边将一副手套和匕首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上面还有血迹斑斑。
一直板着脸的芬达在看见Pi过来以后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笑还断断续续的说着话:“太解气了,没想到竟然能看见他们这样子,太爽了,你可没把他们都杀掉吧。”
“没有。”Pi扶着已经笑得眼角都有泪花的芬达说,“只是把他们那些喜欢嚼人舌根的舌头割了下来。”
“今天真是开心,本大爷就勉为其难请你吃一顿吧。”
“要芒果冰沙。”
“又是芒果冰沙,迟早吃出病来。”
“那不是还有你吗?”
“……快走!”
“是是。”Pi看了一眼旁边脸红着的芬达,心情很好的踩下油门,绝尘而去。

评论(2)
热度(16)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