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一个爆冰的脑洞

☆角色死亡,OOC+私设超级严重
☆湮灭:凌皇    刹那:墨冷
☆起名废选择狗带

墨冷喘息着从副本中跌跌撞撞的跑出来,在经过的地上留下了一片血痕。
他的腹部被伤了一个看上去触目惊心的伤口,而男法师们一向引以为傲的自愈能力却没有让它好上一星半点。
鲜血不断的溢出,蓝色的衣服被染成了深红,甚至浸透过黑色的披风沾染到了白发的末端,成了有些妖艳的样子。
糟糕……墨冷在不远处靠着一棵树坐下,因为疼痛而止不住的颤抖,将受伤处的衣服艰难的撕开。
有些鲜血已经凝固,将衣服和伤口微微粘到了一起,这个过程无疑是非常痛苦的,墨冷紧咬着牙才使得伤口暴露在了空气中。
他已经一身冷汗了,但还有不得不做的事。
他从背包中翻出一卷绷带和一瓶在街边听说很有用的恢复药剂。
将红色的液体喝下,墨冷感觉自己似乎确实是恢复了些体力,虽然伤口依然如故。
Abyss的力量……消失了……墨冷闭上眼想要去调动起它的自愈能力,却得到了意外的结果。
简直糟糕透顶了。墨冷将衣服掀起,然后借着夕阳的余晖审视着自己的伤口。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了……但麻烦这么大的伤还是第一次……如果它不能痊愈的话,我会死的。墨冷很快就意识到了,他决定先简单处理一下。
在把绷带小心翼翼的在腰腹上包扎的同时,墨冷竟然还有心思想,自己回去晚了的话,那家伙又要说了吧。

日落西山,刚刚结束佣兵任务的凌皇站在空荡荡冰冷冷的房子里,陷入了沉思。
墨冷这家伙怎么还没有回来?自从二觉了之后的他的第六感突然变得敏锐起来,此刻,一种强烈的不安感让他莫名慌张的不停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凌皇皱起眉,还是决定跑了出去。

墨冷捂着伤口,艰难的拖着自己的身体前行。
他现在很不好,失血过多再加上Abyss 的能力消失,感觉下一秒自己就会倒下。
为什么……连身体本身的自愈能力都被压制?他努力让自己的神志清醒,而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刚刚的副本中的boss,是传说中有可以压制人体自身机能的毒物,甚至连Abyss也在范围内,更严重的是,哪怕你受的伤最后恢复了,它其中的毒素已经渗透到体内,让你慢慢衰亡。
那么……自己大概就是在受伤时被下了这个毒吧。
实在是……撑不住了……墨冷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最后还是虚弱的倒在了地上,昏倒了过去。

凌皇是在离副本门口不远处看到已经一副奄奄一息样子的墨冷。
血腥味浓烈的让他忍不住怀疑自己眼前的人是不是将自己的鲜血都流尽了,否则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喂,醒醒,墨冷?”凌皇伸手拍了拍墨冷的脸,原本不安的心却稍微放松了下来。
男法师们是不死的,但也会有被打伤到半死不活的情况,就比如现在的墨冷,凌皇只是单纯的认为他是受了重伤而还没到致命的地步。
而且他已经简单处理过了,很快就能恢复了。在审视了一下墨冷伤口上的绷带后,凌皇完全没有深思下去。
后来凌皇再回想起自己的判断失误,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再提,脸上看不出是什么心情。
将墨冷搀扶回家,凌皇也没了再干其他事的兴致,随手拿起一本在桌子上放着的书便守在床边等着墨冷苏醒。

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模糊,还不时有些幻影,墨冷眨了眨眼睛,找回了自己的一点思绪。
晕倒在了副本附近……但这里好像不是在外面啊……在床上静静躺了一会儿,他才回想起这分明就是自己和凌皇一起居住的地方。
想要撑起身来却因为触碰到伤口而产生的疼痛放弃,转头就看见在身边看书的凌皇。
“啊,你醒了。”感觉床上的人有了动静,凌皇立刻合上了书,凑近了墨冷,“感觉还好吗?”
“感觉没什么问题,我的伤……”墨冷不确定凌皇有没有发现自己中了毒的事,当然他希望凌皇最好不知道。
因为他可不想让凌皇为自己而过分担心,毕竟自己那么喜欢他,不是吗?
凌皇倒是表现的很平常:“没关系,Abyss的自愈能力这么强,你又昏睡了这么久,早就该好了。”说着还在墨冷的腰腹上拍了一下。
墨冷是咬着牙才没有痛呼出声,眉头都要挤到一起去了,而始作俑者却丝毫没有察觉,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便站了起来。
“我先去佣兵了,要是还累的话就休息一天吧。”凌皇走出了房间,只留下墨冷一个人躺在床上。
确定凌皇已经走远,墨冷才很艰难的爬起来,缓缓拆开绑带。
稍微好转了些,但仍然是一副狰狞的样子,刚刚那一掌又让绑带上多了些鲜红的颜色。
从床头柜拿出了一卷干净的绑带稍微缠了几圈,墨冷忍着痛下了床。
去找莎兰老师看一下吧。墨冷想着,将绑带随手扔进垃圾桶里。

“诶呀呀怎么伤成这样?”莎兰在听完墨冷的话,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色,“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没有人能解开这个毒。”
意料之中。墨冷点头表示知晓了,本想要离开,却被叫住:“你想要让他知道吗?”
墨冷没有回头,停顿了一下,声音低沉的仿佛另一个世界传来的:“那我还能活多久?”
莎兰没有料想到墨冷会这么问,很不情愿的说出了一个数字。
“那么麻烦老师在最后一天的时候告诉他吧。”说完,墨冷就消失在了街道上。
莎兰叹了口气,脸上满是遗憾之色。
“没想到,一个好苗子就这么……”

凌皇回来的时候墨冷还没有回来,在退出卧室的时候突然撇见床头柜是敞开的。
检查了一下,发现里面应该是崭新的绑带被拆开使用了,正好奇着,却眼尖的看见在不远处的垃圾桶中大量沾血的绑带。
……这是之前的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凌皇思考了一下,然后得出了一个自己都难以置信的答案:墨冷的伤根本没有好。
不会的,怎么可能没有好?
就在此时,开门的声音传来,他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房间走出。
“身体还好吗?”随着一袋金币放在桌上的声音,凌皇问。
墨冷将扎着的头发松开,在回来前就已经让人帮自己更换了绑带,虽然已经被宣布死期将至,但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因为还没有好好的和这家伙告白。他瞟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少年。真是,好不甘心啊。
“已经没事了,只要不释放强大的魔法就没有问题。”
凌皇看他表现的很正常,还是将疑惑吞了下去,如果能有机会再重来一次,他绝对会逼着墨冷把真相告诉他,而不是由莎兰告知。
从行会走出的凌皇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回到家也不见墨冷的身影。
仿佛消失了一样。
“该死的……”凌皇骂了一声,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去想墨冷会去哪里。
接下来不少人都看见一位魔族少年在街上狂奔,那是不曾在这位以冷静为代表的少年身上出现过的。
直到他在一座小山丘前气喘吁吁的停下了脚步。
一边快步上山,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凌皇调动自己最大能力去感知空气中飘散的元素。
微弱的冰元素如同他的主人一样,凌皇找到墨冷的时候他一副早已不在人世的样子。
“墨冷!”说实话,他是在二次觉醒后第一次如此慌张。听闻有人叫他,墨冷缓缓睁开眼睛。
凌皇冲上前去扶住墨冷,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他。
“别这样看着我啊,没关系的,你走吧。”墨冷断断续续的说,实际上他确实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说话了,连睁眼都是勉强。
“我不走。”解下自己的外套,凌皇将它盖在了墨冷显得有些单薄的身上。
他紧握着墨冷的手,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温度,而此刻他正依靠在凌皇的肩膀上,闭着眼好像是睡着了。
“如果你早点和我说的话,你肯定很快就可以好了的。”凌皇望着阴郁的仿佛很快就会落雨的天空说,虽然他知道这并不可能。
但如果自己早就知道的话,说不定会把那件事说出口,而不是让自己只能遗憾终生。
墨冷又微微张开了眼睛,他觉得自己的力量在渐渐流逝,而他还有没有说出口的事。
“抱歉……”他轻声的说,眼角却带着泪光。抱歉啊,很想告诉你的事情,只好以后再说了。
那是久到令人窒息的寂静,凌皇手中紧握的手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体温而温暖起来。
一片白色的晶体从天空飘落下来,落在了他的身上。
“啊……下雪了……”凌皇对身边的人说,但回答他的却是一片沉寂。
“墨冷?”他叫了一声,回答他的是一片让他的心重重的坠下去的宁静。此刻他多么希望靠在他肩上的少年突然笑着睁开眼睛,告诉他这一切只是他拙劣的玩笑。
你总是这样一点都不会开玩笑,凌皇想。
他还是看着远方的风景,墨冷还是这样静静的靠着他,和睡着了一样。
只是他的脸上不知何时多出了泪痕。
“你这个白痴。”

-END-

越发觉得自己是小学生文笔了呢……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鞠躬)
2016.2.26

评论(4)
热度(7)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