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男法二觉了高兴的写个文(。

冰结:墨冷
魔皇:凌皇
(起名废想个名字就跪了下来……orz)

眼前只有一片漆黑。
凌皇努力眨了眨眼睛,确定自己是真的睁开了眼。
他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灰,虽然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被拍掉。
周围一片寂静,而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
此刻只有元素的细语在耳边环绕,除此之外他能感受到的只有寂寥无人的死寂。
凌皇伸手在空气中摇了几下,发现几乎是寸步难行。
自己又不是阿修罗,可以靠着波纹感知。
艰难的走了几步,似乎是撞到了一棵树,他颇为丧气的靠着树坐了下来。
现在他的思绪和记忆都还很乱,如同一团线一般交杂在一起,扰的他烦躁起来。
他却不由得想起了一个名字,就像是深深刻在石头上的字,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了那个名字。
“墨冷。”
这是谁?他闭上眼睛,虽然对于现在的他并没有什么区别。

墨冷踏上了被元素轰炸过而变得焦黑的土地。
这里曾经是一个小小的村落,曾经。
听说不久前这里因为一位魔力失控了的魔皇而变得一片狼藉,而那位魔皇至今还未离开。
没有人会在意他接下来的命运,这只不过是他们茶余饭后的一点消遣,何况魔力失控的事情也并不少见,那些失了控的法师们最终的结局也不过是承受不住过于强大的力量而最终走向死亡。
极其强烈的魔力残留,墨冷还未走进去多远就感觉到了空中飘散着的各种元素。
虽然他是一位和oblivion完全不同的eternal,却可以和他们一样感受到各种元素的存在,有时还可以听见它们的细语,比如现在。
难道所有的oblivion都是在这样吵闹的环境下生活的吗?墨冷皱起了眉,不同的元素在耳边叫嚣着,它们似乎是孤单了太久而都聚集到了一位他们应该最讨厌的eternal身边。
他忍耐着继续向前走,然后在村落的最中间,看见了一棵同样焦黑的枯树。
而在那枯树下坐着一位黑发少年。

凌皇感觉是有人来了,他睁开眼睛,即使眼前还是一片黑暗,他还是转过头去朝向散发着杂乱的元素的方向。
是一位冰结师,他这么想,虽然周围充斥着各种元素,还是压不下一位冰结师散发出来的,与生俱来的寒气。
墨冷在看清那人的面容时停下了脚步。
他看见了他原本清亮的红瞳被染黑,衣服也成了黑色,没有了曾经的活力,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凝重感。
凌皇眨了眨眼睛,他没有站起来,也没有施法,只是静静的靠在树干上。
墨冷是看到和凌皇对视了几秒后他依然不为所动时才发觉他那漆黑的眼眸中是没有任何焦距的。
他不在看他,也不在看任何东西。他失明了。
“那个……你好。”墨冷有种想要去戏谑一下他的念头,便主动开口,“我是无意经过这里的冒险家,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暂时相信他好了。凌皇想,虽然在这里已经荒芜人烟的时候还会经过这一点非常可疑。
“我现在暂时失明了。”他说,“在恢复前就一直拜托你了。”
墨冷脸上带着恶作剧得逞的笑,上前去扶起了凌皇:“我叫漠苏,请多多关照了。”
“凌皇。”

墨冷一路将凌皇带回了一家赛丽亚旅店,并颇为贴心的定了一间双人房。
凌皇是没有什么介意的,毕竟他现在行动还是非常不便。
也许是因为冰结师天生就散发着强烈的冰元素的原因,他可以不用任何引导就能够轻松的跟在他的身后。
“在你恢复前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就一直呆在这里吧。”墨冷引着凌皇简单介绍了一下房间的布局,“费用不用担心,我可以去接任务,你只要安心养伤就好。”
凌皇大致熟悉了一下,然后摇头:“我也要去。”
墨冷当然知道他是不会情愿一个人躲在后面不劳而获的,只是他有些担心。
“你没问题吗?”他说,“不必勉强自己,要是你又受伤了的话……”我会心疼的。
“没关系。”凌皇还是摇头,“我可以帮你清怪。”
墨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缓缓点头后才想起他看不见,又说了一遍。
“好吧,那我先出去一趟。”他说,“你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吧。”
等传来了门被关上的声音,凌皇就从原本站着的窗边蹲了下来。
又来了,这种像是要把自己的神志吞噬一般的痛楚,之前是强撑着没有表现出来,现在漠苏一走,自己就彻底承受不住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非常不信任他,来路不明的奇怪冰结师,什么都不说的就愿意帮助自己,这种好人,如今还会存在吗?
他喘息着使自己清醒些,但体内的力量却叫嚣着想要发泄。
不行……凌皇咬紧牙关,浑身都因为疼痛微微颤抖了起来。我不能……再毁掉这里了。
他永远无法忘记的,就在那个小小的村落中,他的朋友,他的父母,他所有认识的人,全都因为自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魔力而在眼前死去。
虽然那些尸体很快被人带走,但自己却被留在了那里。
因为他是罪人,是那些人眼中的将死之人。
所以自己变成了黑瞳。
但没有人告诉过他在成功变成湮灭之瞳之前会有暂时失明啊?
凌皇这么胡思乱想间,身上的痛苦倒是也逐渐减轻了些。
他重新站起来,结果在起来的一瞬间因为头晕而没有站稳直接向后倒了下去。
没有预想中硬梆梆的地板,反而是像被人抱住了。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接住他的人说着,小心的放开凌皇,转而去捡情急之下扔到地上的袋子。
凌皇也没有什么好道歉的,只是随意的走到窗边的藤椅,一言不发的坐上去。他没有说,在那一瞬间,他似乎看见了一双红色的眼眸在眼前闪过。
“我买了一点吃的。”墨冷将袋子放在桌上,“明天我们就去副本。”

然后凌皇就后悔了。
墨冷不知道从哪里接来的任务,在副本的一路上长满了各种藤蔓,地面也像是老旧的已经坑坑洼洼难以行走,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的,却还是走的磕磕绊绊,好几次差点摔倒在了地上。
他当然看不见墨冷在前面笑得开心。
“要帮忙吗?”心情颇好的语气,凌皇自然是听了出来。
明白那人是故意的凌皇向前瞬移了一步,气鼓鼓的说了句不需要。然后下一秒他就被彻彻底底的绊倒,而这一次就没有人接住他了。
他分明听见了不远处的人传来的笑声,气恼的爬起来,朝着声音的方向扔了一个火球。
墨冷笑着躲过了凌皇的攻击,跨过地上的藤蔓,直接牵住了他的手:“好了,我们走吧。”
他感到手上一阵冰凉,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墨冷握住了自己的手,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无法挣脱,只好由着他牵着自己到处走。
不得不说这种时候墨冷就显得很靠谱了,走的路都是非常平缓的路,在实在有障碍的情况下还会出声提醒。
这样感觉也不错。凌皇突然这么想,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把所有警惕心放了下来,就像是相识多年的朋友一样自然。
“This's water!”突然有一阵风卷起,夹杂着水珠和冰粒,凌皇正想要抬手去挡,就被人拥入怀中,墨冷用自身的魔力开启了一个小屏障。
就是这样一个拥抱,他才突然意识到这个少年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瘦小一点,最起码他比自己要矮上些。
但是很快他就放开了他,手也没有重新牵回,凌皇可以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骤低,接下来就是boss的一阵嘶吼。
地面仿佛都在颤动,他下意识的退了两步,然后吟唱起了技能。
一个个技能被放出,很快boss就倒了下去,墨冷向着他跑了过来:“不错嘛,看不见竟然也可以和我配合的很好。”
凌皇没有回答。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该说自己天资聪颖还是说其实自己是跟着感觉去做的?
墨冷看凌皇不说话,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就算把所有的人、事、物都忘了,但请不要把自己遗忘在了过去啊……凌……

就这样过了三四天,这期间墨冷也没有再给凌皇找什么奇怪的副本,也没有再在出招时保护他,就好像之前的那个人不是这位冰结师一样。
而时至今日,凌皇还是感觉自己手上似乎还留有着那冰凉的感觉。
再者,总有一个人的身影总是在自己的脑海中闪过,白色的短发和红色的眼眸,这是他唯一留有的印象,而记忆一直在告诉他,那个人就是墨冷。
他潜意识里告诉自己,他不是什么普通的朋友。
他不愿意去多想他和自己到底是什么关系。
大概,已经死了吧。

“今天你的眼睛感觉怎么样?”出了一个副本,墨冷一边踢着地上的石子一边问凌皇。
“能感觉到一点光了。”凌皇眨了眨眼睛,“大概一两天就可以恢复了。”
墨冷侧着头盯着他想了一会儿,而后继续向前走:“那很快了啊……”
微微眯了眯眼,凌皇勉强可以看见眼前人的一头雪白长发在身后飘荡。
看起来像女孩子一样……他这么想着。
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墨冷已经睡了下去,而凌皇还是躺在床上听着他浅浅的呼吸声。
现在的他稍有松懈,精神就会被蚕食,休息片刻,身体亦会被撕裂。
所以他只能这样度过每一个夜晚。
“漠苏……”凌皇念了一遍自己身边的这位冰结师的名字,越发觉得和墨冷这个名字有异曲同工之感。
错觉吧。凌皇在黑暗中伸出手,在月光的照耀下只能看见模糊的影子。
而在另一张床上的墨冷却睁开了眼睛,注视着凌皇。

在走出副本时凌皇听见墨冷漫不经心的问,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你是不是已经看的见很多东西了?”
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可以重新看见东西的感觉让他心情愉悦了起来:“大致是可以看清了,就是还有点模糊,不过不用担心。”
然后他就看见白色长发在眼前停住,然后带着郑重的转过身来。
“等你恢复了……如果不嫌弃我的话……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吗?”凌皇听见眼前的人这么说,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是在告白还是在求组队?
墨冷看着依然站在原地的凌皇,又向前走了一步,注视着他:“我是说,凌……我喜欢你……”
在听见这句话的瞬间,凌皇觉得自己的脑洞嗡的一声变得一片空白,记忆的碎片突然像是电影一样在眼前重现。
他看见了保护自己的墨冷,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墨冷……那些全是关于墨冷的记忆。
他想起来了,自己曾经的恋人,在自己第一次的失控中受了伤,从此了无音讯。
然后回过神来的他就看见了,刚刚对自己表白的人,此刻正脸颊泛红,垂着眼眸不敢看他。
彻底醒悟自己被戏耍了的凌皇无奈的勾起嘴角,他克制住自己想要冲上去抱住自己这位完全变了样的恋人,也起了玩心。
“那么我不接受呢?”
墨冷愣了一下,迅速而诧异的抬起头,对上的是凌皇黑色的双眸。
这一次不再是黯淡无光的,而是闪烁着光芒的眼睛。
他似乎的有什么话想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的。他知道的,所有的湮灭之瞳都会失忆,现在的拒绝也是情理之中。
墨冷又一次低下了头,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下去,只是盯着凌皇的鞋尖,然后他就听见了对面传来的笑声。
“……凌……?”墨冷又一次抬起头,眼睛都睁大了,难以置信的连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你……?”
凌皇对着他张开手臂,“我回来了。”
墨冷呆了几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连耳尖都微微泛红,转头看向一边。
“我可是第一次听见你说‘喜欢’啊。”凌皇见他不理睬自己,就饶有兴趣的抱着手臂看着他,“但你故意骗了我这么久该怎么办呢?”
“……那你说你要怎么办?”似乎是因为冰结师们很少与人交流,他们几乎都是非常纯朴的性格,换句话说就是,他们都很好骗,墨冷也是如此。
听到自己骗了凌皇的事,一股歉意涌上心头,换上了一副做错了事的孩子等着被家长骂的样子。
凌皇当然深谙这一点,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微微眯起的眼睛中流露出了不一样的神情:“那么好好的补偿我一下怎么样?”
墨冷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拉住了手,被强硬的拉向前方。
顺着蜿蜒的路走出副本所在的区域,凌皇一路带着他回了赛丽亚的旅店。
“冒险家,欢迎回来。”银发的女子这么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却被凌皇无视,墨冷在后面对她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被直接拽上了楼。
“你……!”回到房间,墨冷刚要说话,就被凌皇压到门上,凶狠的吻了上来。
【不知道该怎么放出来的一段高能】
凌皇很贴心的把墨冷用被子盖好,自己紧紧的环着他的腰。
就当墨冷快要这片安静中睡着的时候,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拂过,他突然惊醒。
“我喜欢你。”
墨冷似乎是想了很久,才缓缓的,艰难的开口:“不要说……这种事情……”
“为什么?”凌皇紧紧抱着墨冷,就算是剧烈运动后他的身体也是带着丝丝凉意的,非常舒适,“难道你不喜欢我?”
“不是这样的……”墨冷头靠在他的肩上,声音渐渐带上了哭腔,“我会拖累你的……我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冰结师了……”
感觉肩上被泪水沾染,凌皇更加用力的抱住怀中人:“我从来不会嫌弃你的。”
“就算我失忆了,但是我是绝不会忘记我对你的爱的。所以,”凌皇松开墨冷,转而看着他微微泛红的眼睛,用手抹去了他的泪水,“我非常愿意和你一直在一起。”
“我爱你。”额头紧贴着他的额头,他说。
墨冷惊讶了一下,紧接着微微勾起嘴角,幸福且满足的笑了:“我也是。”

【设定不对什么的不要在意了QAQ
咱家男法终于是二觉了,就鼓起勇气发在了lof……
贴吧不敢发!因为好多大触!我怕吓到大角虫们!
微博同理,虽然并没有在微博上看到过dnf相关的东西?
写完就是黑历史了,其实初心是想写没有失忆但是意外失明的萌皇被冰结戏耍,最后恼羞成怒恢复后把冰结给♂
结果写成了萌皇又失忆又失明的(萌皇: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我(扑通跪下):QAQ不这样怎么抱得美人归嘛……)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啦,但是很喜欢的CP就要写一下(๑•̀ㅂ•́)و✧
还是很感谢大家可以看完的(鞠躬)】

评论
热度(17)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