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勇于告白就能收获真爱×

OOC注意,第二人称,标题和内容没多大关系,纯属胡扯(。

策爷患上了花吐病这样的,注意避雷

可以接受的话就Let's go!(*'▽'*)♪


你喜欢李轩。

喜欢的很久,也喜欢的很深,但没有人知道。

因为你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可以诉说的朋友更是少之又少。

你的内心如同一潭死水,没有生机,没有一丝波澜起伏。

你一直都是一个人,不带任何感情的看着身边的人群热热闹闹的打闹玩耍,仿佛被世界隔绝开来。

你一直固执的不知道在坚持些什么,也许仅仅想和他站在一起而已。

直到他走进你的生活,就像是把石头扔进了原本死寂的水塘,泛起涟漪。

他是第一个除了父母以外开始关心你的人。他像上了年龄的老妈子一样,整天对你问长问短,你原以为你会厌烦,但却渐渐无法忽视和离开。

你发现你喜欢上了这种关心,同时,你也喜欢上了这个人。

你吃惊了很久,但没有人发觉你的吃惊,因为石头扔进了水塘,在涟漪消失后,就再也没有痕迹,只有自己知道,那颗石头,被深深的留在了心底。

你还是一样淡淡的看着他们嬉戏打闹,眼神却不自禁的投到了他身上,有时还会被他脸上的笑意感染,不自觉的笑出来。

他说你变了,不像当初一样难以亲近了。你想,大概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让自己做出改变的人,就是他自己。

日子这么一天天的过,你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在记录本上写下了他的名字。

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在一切地方写下他的名字。

果然还是很喜欢他啊。你这么想着。但你还是保持着那段距离,没有远离,也没有更加靠近。

似是有什么东西在水池里发芽,但没有人去在意,任由它生长开来,然后越长越深,直至根深深的扎入泥土之中。

你知道,自己对于他的感情,已经无药可救了。

就在你以为自己和他可能就这样当一辈子的好搭档,好兄弟的时候,你突然患上了花吐病。

你早该料到了的,但你一直没有露馅,反而隐藏的没有一丝破绽,因为你本来就话少,一直憋着不说话也并不是什么很难办的事,只有他发现了你的异样。

“阿策,最近怎么了吗?怎么一直不说话?”他问,“平时在例会上你都会发言的,最近几天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是生病了吗?”

你下意识的张嘴想要说话,却只是咳嗽了几声,就有一朵花被吐了出来。

白色的风信子落地,你一时不知道该解释些什么。

他突然就笑了:“原来阿策是有在暗恋谁吗?都严重到这个地步了怎么还不去告白啊。来来来,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你缓缓摇了摇头,拒绝了他。

他不解的看着你,似乎是等着你的解释,但你却径直走开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你下意识的摆弄着桌上放着的相框。

相框里的照片是你刚刚以李轩搭档的身份接受采访时和他的两人合照。

其实一开始你并不想,留下这张合照,还是他硬塞给你的,说是留个纪念。

然后就这样一发不可收拾了。

而你大概不知道的是,在你走后,他依然站在原处。

其实很奇怪啊,不是吗。他想着,明明只是普通的队友,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偏偏会感到一些不爽?

谁知道呢。他苦笑了一下,离开了。


第二天他还是照常和你打了招呼,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的照常训练,你依然默不作声,却发现他平时稳健的手此时失误频频,你皱眉,挥手示意停下训练。

其他人都奇怪的看向你,只有他依然一动不动的坐在电脑前,保持着之前想要按下键盘的动作,一言不发。

你不能说话,你并不想要让人知道自己患上了花吐病。更何况你知道,只要是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那么你喜欢他的事就便瞒不住了。

“先休息半个小时。”他头也没回的开口,其他人好奇,但在你的眼神压制下还是都悻悻离开。

诺大的训练室只留下了你们两人。

“阿策……”他开口,带着一些不易察觉的苦涩感,“你可以说说你喜欢的那个人吗?”

你被他突然的直球惊的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又呵呵的笑了:“我是不是很奇怪啊,会因为这种事情影响训练。”

“不是你的错。”许久没有说过话的嗓子有些干涩,随着话语落下的依然是白色的风信子,你咳嗽了几声,然后看向了他,“但这个人我真的不能告诉你。”

他似乎早就料到了,放松下来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你看不清他的表情。

寂静维持了很久,久到你以为这次谈话已经结束的时候,他突然睁开双眼,从椅子上站起,直接走到你的面前。

“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他说。

什么?他说什么?喜欢……我?你抬头看着他,脑子从未像现在一样混乱。

“对不起。”他倒退了好几步,与你离开了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那是只要伸手就可以触碰到的距离,“你会觉得困扰吗?要是会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好了。毕竟阿策也是有喜欢的人了。”

你张口想要解释什么,但嗓子却干涩的说不出话来。

他依然苦笑着,然后转身出了门,整个训练室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什么啊……你轻声说了一句,却发现没有花朵落下。

你突然想起了前几天看到的关于如何治疗花吐病的方法,只有唯一的一个——当患者与暗恋者两情相悦时。

你还未多思考,就被门外断断续续传来的说话声打断了思绪。

李迅的声音不大不小的传来,似乎说着什么前几天在职业选手群里某些女选手科普的设定,你清楚的听到了全部。

“策爷这几天不说话,一副有难言之隐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诶你们说策爷会不会有那个什么……花吐病啊?昨天轩哥和他聊过之后今天轩哥就和有了什么心事一样的心不在焉,刚刚还一脸失落的走出去了呢!难道轩哥喜欢策爷啊?”

“别胡说。”似乎是盖才捷的声音,“我相信队长和副队不是这样的人。”

“就是就是,而且策爷不一直都不爱说话的吗?”杂乱中你并没有分辨出这是谁。

你吃惊于李迅一向出色的直觉,还未回过神就被突然推开的门吓得浑身一颤,险些从椅子上站起。

你转头看见的就是刚刚被赶出去的虚空众人,并没有他。

大概真的出去了吧。你想,忽视李迅一脸八卦之意,让他们继续单独训练。

虽然你一直坐在电脑前,但始终没有动作。

这样不行,必须要和他谈谈。

你猛地站起,把原本正在小声聊天的几个人吓了一跳,李迅手上操作着的刺客摇晃了几下,接着系统就提示人物已死亡。

“策……策爷啊,怎么了?”李迅有些战战兢兢的说,他现在真的觉得今天的正副队不太正常。

你一边往外走,一边头也不回的说:“我去找他。”

在走出了训练室,你却呆愣在原地。你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还未有什么动作,你就看见他拿着两听可乐走过来,似乎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悠然自得的喝着。

“阿策你怎么在外面不去训练啊?”他笑着说,将另一听没有打开的可乐递给你,“喝点东西冷静一下吧。”

你没有接下,反而直直的看向他:“我们单独谈谈。”


“你那个什么……花吐病好了?”李轩握着被捏的有些变形的易拉罐,靠在虚空总部的花园里的一棵树上,你就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拿着那罐未开封的可乐。

“好了。”你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好的。”

他干笑了几声,摇了摇已经空了的罐子,就扬手扔进了垃圾桶,随后在你旁边坐了下来:“你想掩饰什么吗?”

原本你的思绪你的计划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给拆穿,你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为什么不和我说呢?”他侧头,拿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放到了你的眼前。

“白色风信子,花语:暗恋。”一行字突然闯进了你的视线,你睁大了眼睛,花了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

你不知道原来这花也是有这个含义,但偏偏倔着不愿承认:“这病本来就是因为暗恋才会患上的吧,会吐这花也在情理之中吧。”

他又低头在手机上滑动了几下,这次出现在你眼前的是QQ的聊天记录截图。


苏沐橙 20:21

花吐病吐出来的花也都不一样的,比如面对自己的暗恋对象可能吐出有暗恋花语的花,面对自己信任的人可能吐出有信任花语的花……总之面对每个人所吐的花都不相同。


“阿策。”他看着你,眼神是少有的认真,“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呢?”

你和他对视了几秒,最后还是败下阵来,眼神不再与他相交:“我只是……嗯……!”

他竟然突然凑过来吻住了你,猝不及防,等你反应过来时,他早已放开了你。

“我爱你。”他附在你泛着红的耳边轻声说到,你下意识的想要逃开,却被他抱住无法动弹。

“拜托你,不要再逃开了。”你无法看见他的表情,但语气却夹杂着一些恳求。

“不会了。”你那颗原本惴惴不安的心突然放松下来,伸出手回抱住了他。

“我也爱你。”


END


【第二人称没写过,总觉得是一大桶一大桶的狗血往上撒啊

写的时候是12月左右,一个人坐在学校的长椅上看着同学在不远处的操场上打篮球的时候突然就有了的灵感,写完以后觉得太OOC就没发,现在想了想决定还是发出来混个更新,证明自己还活着……

双鬼大法好策爷超可爱♡

↑走开吧你这个家伙

总之能够看完真是太感谢了(≧ω≦)

By 诺言

2015.5.21】


评论(1)
热度(26)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