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舞者与百日草

【首先,标题是乱取的
第二,OOC感觉蛮严重的,不要打我
第三,策爷生日快乐!】

李轩第一次见到吴羽策的时候是在一个冬天。
那时候李轩刚刚上大二,原本是文学社的,在好友的拉扯下参加了篮球部,却意外打的不错,成了主力。
训练完以后天都黑透了,冬天就是这样的。
李轩带着满头大汗走向宿舍,却在经过舞蹈室时停下了脚步。
虽然现在的确是只有晚上6点出头,但该去食堂的去食堂,该休息的休息,很少还有人会在专业教室里练习,现在哪里还有这么刻苦的人。
李轩好奇的凑过去,透过透明门看见一个身材高挑,面容清秀的男生在里面跳舞。
他并不太了解舞蹈这门艺术,只是单纯的觉着这个男生跳的好看,舞蹈的柔和和男生的坚毅融合在一起,一点都不唐突,反而有着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李轩有些情不自禁的想要开门,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想认识那个男生,而且外面太冷,他有些经受不住。
门被锁上了。理所当然的,没有一个舞者会允许有人打扰自己的舞蹈时光。
但李轩并没有就此离开,他就透过舞蹈室小小的玻璃门看着里面起舞的身影。
这一看就是近一个小时,里面的男生并没有发现外面的人,镜子上倒映着他跳舞的身影和门外李轩隐隐约约的影子。
李轩搓搓手,他本就因为训练没有穿多少衣服,现在在冷风中站了这么久,都快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了。
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绝望的发现食堂已经关门,最后看了舞蹈室里的男生,走向宿舍。
看着李轩离开,一个窝在路边灌木丛的男生拍拍身上的灰尘树叶站了起来。
“羽策啊开门!”男生对着舞蹈室里跳舞的男生喊到,手中还拎着两盒盒饭。
吴羽策听到喊声停下舞步,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转身去开门:“今天怎么比平时晚半个小时?”
“说来话长!”方锐在一个小台子上放下盒饭,坐了下来,吴羽策在他身边坐下,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原本我是早就到了的!但是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方锐夹起一块肉含糊不清的说,“我看见一个人站在外面看你跳舞!”
吴羽策挑眉。作为大一的新生,他认识的人并不多。或者说到现在他真真正正的朋友也只有两个。
方锐算是一个,他是柔道部的,学的专业却是糕点师,和吴羽策一般大,从初中开始就在一个学校上学的,也算得上是竹马。和吴羽策是竹马并且一起长大的还有一个,这位叫周泽楷,射击部的部长,因为有张帅脸所以学的是表演专业,专修平面模特。
“我怕你出事,所以就躲起来盯着那人。卧槽那个人太可怕了,竟然在这么冷的天看你跳舞看了半个多小时!”方锐挥着筷子说到。
“变态。”吴羽策思索了一下,开口。能盯着一个人看半个多小时,不是变态还是什么?
“吃完了?”方锐收拾餐盒,走到门口后停下脚步等吴羽策收拾完东西,“走吧,最近小心点,要是有什么事找我啊!”
吴羽策应了一声,在宿舍的楼梯口和方锐告别:“明天见。”
“记得早点睡啊羽策!”方锐挥挥手,向左进入了自己的宿舍,吴羽策就继续往右走,推开了自己的宿舍门。
这是双人间,但只有吴羽策一个人住,原因很简单,几乎没有人可以和他融洽的相处,他被所有和他同一宿舍的人排斥。
原因只有一个,他的性格太强硬,让人受不了的强硬。
这样也挺好的,吴羽策这么觉得,他对于独来独往已经习以为常了。
收拾了一下,吴羽策把自己扔到床上,过多的训练让他浑身发酸,但这不足以让他停止这一有些自虐的行为。
还不够。
吴羽策从未提及自己为何会选择舞蹈专业,因为原因实在有些荒唐——就因小时候隔壁的一个男孩子曾经说过他一定很适合跳舞。
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吴羽策不止一次这么问自己,就因为一个连名字、样貌、年龄统统不记得的男孩子的一句话而毅然决然的踏上了舞蹈这条路,着实不是吴羽策应该有的行为。
脑子里乱乱的,吴羽策在睡着前似乎突然想起了那男孩子的名字,却在下一秒陷入了沉睡。

李轩回到宿舍以后摸上去冷的快要和冰块一样了。
“李轩你怎么了?”和他一个宿舍的肖时钦有些惊讶的看着冷的发抖的李轩一个健步冲进浴室。
“冷死了冷死了,让我洗完澡再说!”声音透过浴室门传来,肖时钦无奈笑笑,转头继续研究自己的小机器人。
肖时钦是机械系的,平时就喜欢弄些乱七八糟的机械,也就李轩这样的能忍耐每天打开宿舍门都和打开新世界大门一样的日子。
等李轩从浴室出来时候,肖时钦已经打开电脑玩游戏了。
“来来来,我和你说说出什么事了啊。”李轩擦着头发坐到肖时钦旁边,肖时钦没有停下手下的动作,示意李轩开始。
简单的事被李轩东掰西扯的说了很久,偶尔还会停下来说肖时钦玩的游戏,肖时钦在听完之后只有一句话。
“李轩你这是看上人家了?”
“就算他长的好看也不代表我会喜欢上一个大老爷们啊。”李轩有些哭笑不得的说,“你帮我打听打听这人?我想和他认识一下。”
肖时钦彻底无奈了:“要追人家的话自己去问,我又不是卖情报的。”
“诶诶,肖时钦没你这样的!你队里那个戴妹子不是认识舞蹈部的人吗,帮我问一下嘛。”李轩对肖时钦竖了个大拇指,爬到上铺睡觉去了。
“真是的……”肖时钦扶额,关了电脑也准备睡觉了。

吴羽策像往日一样推门进入舞蹈室。
自从方锐告诉他有人在门外偷看后,每天开始训练后都会发现有一个看起来挺斯文的男生站在玻璃门外,看个十几分钟便会离开,每天都是如此,已有一个星期。
李轩在肖时钦的帮助下得知了吴羽策的名字。
“吴羽策……”李轩心中默默读了几遍。人如其名,李轩不知怎么突然想到这个词。
而且莫名的熟悉,像是在哪里听过。鬼知道怎么回事。
每天李轩都会情不自禁的到舞蹈室去看上两眼便会离去,丝毫没有察觉到吴羽策已经发现自己。
所以李轩万万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
他只是例行来看吴羽策跳舞,刚刚到门口就看见原本舞动着的人停了下来,转而看向自己。
意外来的太突然,我竟措手不及。李轩想着,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飞快跳动的心脏让他有些发昏,然后一直锁着的门就被吴羽策打开。
“看见你很多次了,我们来认识一下吧。”简单粗暴,面无表情,李轩显然已经死机了。
“这不是上次那个变态吗!羽策你怎么和他聊上了!”方锐带着盒饭出现在两人的视野里,吴羽策看了李轩一眼,“进来说。”

李轩把来龙去脉老老实实说了一遍,低着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就因为这你就在外面站了这么久?”方锐不可思议的问到,“是真爱呀李轩!”
吴羽策皱起了眉,李轩回了一句我乐意。
“yoooooooo——”方锐笑着拍上吴羽策的肩,绷住脸上的笑装作很正经的样子对着吴羽策说,“没想到你也要嫁出去了,我好心……噗哈哈哈哈……”话还未说完方锐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吴羽策有些脸黑,李轩看情况不妙立刻起身准备离开,方锐见李轩要走还不忘说上几句:“诶李轩呐,有空常来看看啊!别让羽策独守……啊——”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李轩扭头把视线移开,不理会身后的惨叫飞快的离开。
然后舞蹈室里又多了一个人的身影,篮球队的人都怀疑李轩是不是叛变到舞蹈部去了。

“最近天好冷啊,快要冬至了吧。”李轩运动了一下,还是觉得有些冷,一边说一边不停的在原地跳动。
今天舞蹈室挺热闹的,周泽楷难得抽出空来可以在舞蹈室呆上一个下午,连传说中方锐的男朋友,学校里最想让他当男朋友排名第三的林敬言——学校的图书馆管理员,也跟着方锐一起过来了。
“羽策,生日。”周泽楷开口,他不太说话,也许是比吴羽策还要怕生一点。
“对哦!小周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冬至那天不是羽策生日嘛!”方锐一拍大腿说到,林敬言在旁边附议:“一起开个party吧。”
“要什么party,”吴羽策满不在意的说,“我们三个生日这么近,就算要办也只用办一次就好。”
“这次不一样!”方锐有些兴奋的说,“你看!”他指了指李轩,“我们要给新朋友来个欢迎会。”
李轩笑着,没有说话,安分的坐到林敬言身边,看着三个人在一起聊天。
“阿策人挺好的。”林敬言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
“嗯。”李轩不否认。
“你喜欢阿策。”林敬言又来了一句,李轩还未来的及说什么,林敬言就继续说,“阿策人倔,你倒是能忍耐他这种脾气。”
李轩突然笑了:“毕竟我喜欢他,总是要包容他一点的。”
林敬言也跟着笑了,看向不远处闹成一团的三人,眼神停留在了方锐身上:“其实有的时候我会想,要是没有遇见方锐我的人生会怎么样。”
李轩收回目光,侧头看林敬言:“林老师要给我讲讲你的爱情史吗?”
“啊,那个都不能算是爱情史。”
林敬言推了推脸上的平光眼镜,“原本我是高中老师,教的就是方锐在的那个班。他就喜欢上我了,作为老师我又不能让学生早恋,所以就和他约好要是可以考到这所大学就和他交往。然后你也看到了,我从那所高中专职到这里当图书管理员了。”
似乎是林敬言的目光太明显,方锐转头过来对着他展露出一个微笑,眼睛里亮晶晶的。
“老林李轩来来,我们商量一下这次party去谁家!”方锐招手,林敬言和李轩依言走了过去。
“不是说要阿策的生日聚会和李轩的欢迎会一起办吗?”林敬言说到,“那就去李轩家好了。”
李轩像是受到惊吓一样啊了一声,显然没有料到。
“不行吗?”吴羽策挑眉问。
“可以是可以,我家离这里比较远,而且是老房子了,不介意的话就来吧。”李轩挠挠头,“各位都住校吧,星期六我们一起去好了。”
“好好好!老林记得买蛋糕啊!”方锐拍手,吴羽策脸上还带着浅笑。
阿策笑起来很好看。李轩盯着吴羽策,像是要看出花一样。
吴羽策奇怪的转过头来,对上李轩灼热的眼神,猛的感觉心漏跳了一拍,快速扭过头去。
“羽策,会害羞。”周泽楷轻轻对李轩说了一句,也许是离得近,吴羽策又回过来瞪了周泽楷一眼,耳尖却有些发红。
李轩噗嗤一声笑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像吴羽策这般强硬的人也会有害羞的情绪。
“时间不早了,一起去吃饭吧。”林敬言看了看手表,现在正好是晚餐时间。
“走走走!”方锐跟着林敬言就出去了,周泽楷对李轩和吴羽策笑了笑,也跟着出去了。
李轩站在门口等着吴羽策快速把灯全部关掉,伸出手:“走吧阿策。”
吴羽策没有理会李轩,直接越过他向不远处的三人走去。李轩看着吴羽策走远,过了几秒才快步跟了上去。
方锐嘟囔了一声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林敬言表示未必就是这样,也许他们比我们这些局外人还要清楚自己的心意。
如李轩所说,从学校一路去往他家确实花了不少时间。
吴羽策和李轩并肩走在最前面,后面是叽叽喳喳的方锐,笑着听方锐絮叨的林敬言和一路沉默的周泽楷。
吴羽策看着一路走过的景色不禁觉得眼熟。小时候因为一些原因,他经常搬家,很多地方他都似曾相识。
但这次不一样,随着李轩的家越来越近,吴羽策不需要李轩的指引也知道路该怎么走,直到在李轩家对面的门停了下来。
这是他曾经居住过的地方。那个让他走上舞蹈之路的男孩子,就是住在对面,也就是李轩的家。
李轩有些奇怪的看了看面色复杂的吴羽策,看了看已经空了很久的房子介绍到:“原来这里有人住的,我还记得那家人家有一个比我小一点的男孩子呢。不过那家人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搬走了,我连名字都不记得,只记得他是一个很漂亮的男生。”
吴羽策没有说话,最后看了一眼有些破败的房门,转身跟着李轩进了李轩家。
李轩家看起来挺大的而且特别的简洁,平时只有李轩一个人住,此时又多了那么多人显得倒没有那么空荡荡了。
五个人一直玩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回去了,快要到凌晨的时候,林敬言扶着已经醉得不轻的方锐也回去了,只留下李轩和吴羽策收拾“战场”。
“麻烦你了,今天是你生日还要你留下来帮我打扫。”李轩有些歉意的说。
“嗯,没事。”吴羽策应了一声,因为是寿星所以不免沾了酒的吴羽策感觉自己可能撑不到回家,开口问到,“不介意我住在这里一晚上吧。”
“不介意。”李轩指了指,“这是客房,要是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吧,我的房间在那里。”将杂乱的盘子收拾好,“浴室在那里,衣物的话,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穿我的。”
吴羽策点头,李轩从卧室拿出一套衣服,接过后转去浴室洗澡。李轩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端着杯茶坐在前不久还乱七八糟的客厅。
李轩的父母在他上高中的时候先后去世,这房子是他从小就住的,虽然已经有一些年头了但一直舍不得搬走,许多年下来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家。
话虽如此,一个人总是寂寞,李轩很少回家,总是住校,对他来说这样可以找到一些温暖。
他又突然想到了小时候曾经住在对面的小男孩,他一直以为那是个女孩子,喜欢的不得了。
那时候的李轩认为跳舞是只有女生会跳的,而且一定是漂亮的女生才会的,所以对他说过“你一定很适合跳舞”这样的话。
后来那家人搬走了,那男孩有没有真的跳舞李轩也无从得知,最后被告知真相的他有种“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的感觉。
胡思乱想间,吴羽策推门从浴室走出。
被动静吸引了的李轩转过头去,看到的就是头发柔顺的贴在脸两旁,穿着他的休闲服的吴羽策。
因为开了空调,所以并不算冷,吴羽策擦着头发坐到李轩身边。
一时无话。
“你为什么要学跳舞?”李轩先问到。
也许是小时候那个男孩的影响,李轩一直对跳舞的人有好感。
吴羽策听到问题后浑身一僵:“我拒绝回答。”
“阿策你连这种事都不舍得和我说吗?”李轩装作很心塞的样子用一只手捂住了心口,“我好心痛啊阿策你竟然这样对我。”
吴羽策反常的没有继续反驳,而是略显尴尬的咬住了下唇,李轩放下杯子,凑了过去:“阿策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原因吗?”
“不要再问了。”吴羽策蓦的站起,“我要睡觉了。”
“晚安。”李轩笑着看吴羽策走进房间,他觉得自己是喜欢吴羽策的,至少他很喜欢和他呆在一起。
和那个男孩好像啊。李轩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差点把刚刚拿到手里的杯子摔到桌上。
快速站起翻出了相册,因为李轩妈妈总是喜欢拍照,所以从小到大李轩的照片有了好几个相册。
“啊,找到了。”李轩轻喊了一声,仔细看着那个和自己站在一起的清秀男孩,真是越看越像吴羽策。
而且……这个男孩……似乎也叫吴羽策啊?
不要找我,我想静静。也不要问我静静是谁。李轩扶额,缘分这东西真是……挡也挡不住啊。
李轩拿着手机随意搜索了一下12.22日,却意外看见了代表这天的生日花。
“百日草,花语:幸福。”
不知道花店里有没有。还没有来的及准备礼物的李车干大大默默的记下了花的名字,反身躺在床上昏昏睡去。

吴羽策起床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喝了点酒导致头还有些发胀,摸索着去了卫生间,拿起李轩的牙膏牙刷就用了起来。
等他走到客厅时才猛然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家以及李轩竟然不在家。
“李轩?”吴羽策喊了一声,没有回应。
出去了吧,吴羽策下定论,回客房将衣服换回自己的,再出门时就看见了李轩已经回来了,手里还拿着刚刚买回来的早饭。
吴羽策在桌子旁坐下,完全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出现在桌子底下的花束。
李轩一直希望吴羽策能够快些吃完早饭好让他可以把花束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拿出来。
李轩盼望着吴羽策快些解决早餐,吴羽策也如愿快速吃完。
“阿策你可以帮我收拾一下吗?”吴羽策有些好奇,皱了皱眉却依然帮李轩收拾,在转身去厨房扔垃圾的时候,李轩快速拿出花束藏在身后,并在吴羽策不会注意的地方藏起来。
“李轩人怎么又不……唔!”被戏耍了的感觉让吴羽策带着怒意说到,还没有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从背后的拥抱吓得轻呼一声。
“阿策……”李轩将头埋在吴羽策脖颈,把花束递到他面前。吴羽策措手不及,一时愣在原地。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有人说过你很适合跳舞吗?”李轩的声音闷闷的传来,感受到怀里来人绷紧了身子,李轩轻轻笑了起来,像是有猫在心头轻柔的挠痒,吴羽策的心跳蓦然加快。
“我们不提你的黑历史了。”吴羽策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想要反抗,却意外的发现李轩将他环住毫无动手的余地,刚想要回嘴就被李轩打断。
“阿策……吴羽策……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李轩握紧了花束。 吴羽策脸上有些发烫,没有回答李轩的告白。
李轩见吴羽策并不想正面回答自己,突然和他说起了手中花了点功夫才找到的花束:“这叫百日草,是你的生日花。”
“那是什么?”吴羽策沉思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并没有听过这个花。
“之前我也不知道这花的。”李轩回答,“昨天刚刚看见的。”
吴羽策还没有反应来,李轩就放开他,让他面向自己,把花束塞进吴羽策的怀中:“百日草,花语是幸福。”
听到这里,吴羽策彻底懵了。他不否认自己喜欢李轩的事实,但这发展的太快,他还没有做好准备。
“我把我的幸福送给你了。”李轩说,“请问吴羽策先生你愿意把你一辈子的幸福都给我吗?”回过神的
吴羽策上前两步走到了李轩面前,直接对着李轩吻了上去。两人都毫无经验,吴羽策只是碰了一下便离开了。
“当然愿意。”吴羽策有些强势的说,嘴角上扬。
“那么请李轩先生对吴羽策先生将来的幸福负责。”

END

【作者的话:
嗯,烂尾一样的文,想着策爷生日一定要赶上的信念写的
第一次写双鬼感觉还是不够好啊
百日草是逆风大大(@Iijnay )告诉我的,感觉很适合就加进去了(其实是写不下去了)个人认为还挺好看的
作为策爷的银武我衷心祝福策爷和车干大大幸♂福~(顺便发个广告,渣浪微博:吴羽策的红莲天舞,约吗(×
手机复制下来一行行排版有点累的,错字不要在意
感谢可以看到这里的你!(/ω\)
By 诺言
2014.12.22】

评论
热度(15)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