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习惯

※CP为周喻

※网络小说作家周×律师喻

※人物死亡,有些扯,OOC和不符合逻辑并存,介意者请右上角

 

周泽楷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喻文州倒在地上,手机掉在一边,被溅出的血迹染的斑斑点点,却还在尽忠职守的一遍一遍循环着之前他一直喜欢听的轻音乐。

原本透着些欢快的音乐现在也被侵染上了悲伤。

周泽楷想叫什么的,但话到了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第一次痛恨自己的不善言辞。

即使现在叫什么都是徒劳。

周泽楷回过神来,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平时因为经常打字所以非常平稳的手却在拨打报警电话的时候频频颤抖,短短的三个数字却按错了三四次。

一直到警察来,周泽楷一直迷茫的看着喻文州。

他就安静的闭着眼躺在地上,神情平静的像是睡着了一样,但是胸口的血迹却将原本美好的一切打碎。

喻文州被杀了。

直到抓到犯人,周泽楷都浑浑噩噩的。

那犯人周泽楷认识,那是喻文州曾经处理的一起案子的被告。

因为财产纠纷而被告上法庭,最后的结果是要偿还原告巨额的财产。

喻文州是原告的辩护律师,被告不知怎么就知道了喻文州现在和周泽楷住在一起,竟然能够偷偷摸过来并且还……

警察一直建议周泽楷不要再住在这里,虽然已经没有保护现场的必要而且这不在警察应该管的范围里,但触景伤情这个道理还是懂的。

周泽楷却执意不走,在将血迹打扫干净之后便继续一个人住。

周泽楷是赫赫有名的网络小说家,笔名一枪穿云,和喻文州认识也是一个意外。

因为有人抄袭他的作品,周泽楷很生气,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喻文州。

刚见面的时候周泽楷有些羞涩,好久也没有说几个字出来,喻文州却笑着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

后来这件事被喻文州完美的搞定,周泽楷也就和他在一起了。

喻文州原来也没有和周泽楷住在一起的,他住G市。有一次看周泽楷那在S市的小公寓地段特别好,环境也好,就搬来和他一起住了。

周泽楷打开电脑,熟练的点开文件夹,打开了自己的文档,认真的打起字来。

网上那个从不虐心、从不写短篇的一枪穿云更新了一篇短文,虐的哭倒了一片人。

伸了伸懒腰,周泽楷下意识站起身去厨房,却在推门的一瞬间呆在了那里。

平时做饭的人已经不在了,空留下一些食材。

周泽楷退了出去,他自己并不会做饭,只好翻出许久没有拨打过的外卖电话。

等外卖送来,周泽楷拿着准备放到餐桌上,看见了一小篮葡萄,紫的有些发黑,泛着光泽,看起来非常甜。

这是喻文州买的,说是经常吃水果对身体好。

周泽楷一分神,原本想要移开篮子的手没注意,将葡萄撒了满地,有些甚至滚到了桌子底下,周泽楷不得不蹲下来有些艰难的用手去勾出来。

将葡萄全都归弄起来,洗干净重新放回去,然后才开始吃简单的外卖。

吃完之后稍稍收拾了一下东西,周泽楷环视了一下自己显得有些空空荡荡的房间。

周泽楷的生活在遇见喻文州前是非常不讲究的,凌乱的作息、不规律的饮食,甚至是房间都乱的一团糟。

江波涛曾经打趣过周泽楷说,要是你的粉丝知道在你这一张帅脸下的作息是如此不堪,一定会哭喊着说“枪王大大我要给你理房间娶我娶我!”什么的。

周泽楷没有表示什么,喻文州在刚刚踏进他的公寓的时候眯了眯眼,笑着问:“枪王大大愿不愿意娶我然后给你收拾房间啊?”

周泽楷有点诧异的看向喻文州,喻文州没有解释什么,实际上这是江波涛和周泽楷一起去给他接机的时候江波涛趁周泽楷不再和他瞎扯的。

然后周泽楷也回复了一个字:“好。”

然后?

周泽楷看着眼前又一次变得凌乱不堪的房间垂下眼帘,掩去了眼底浓的几乎化不开的悲伤。

还是打扫打扫吧。

周泽楷从喻文州习惯存放清洁用品的地方翻出一堆东西,有些笨拙的准备收拾房间。

周泽楷作为一个家里蹲,打扫技能可谓是负数,有几次都准备去问那人,却在张口的瞬间静了音。

艰难的打扫完房间,已经是日落,周泽楷看着勉强算得上干净的房间,给外卖打去了电话。

草草解决晚饭,周泽楷又一次打开电脑,这一次,他打开了QQ。

江波涛发了好几十条消息,大概全是安慰周泽楷的话,一个作者群里各路大神都聊着周泽楷的事,周泽楷发了一条“没关系”的消息,不理会黄少天的狂轰乱炸,直接关了QQ。

在点开浏览器的时候周泽楷看到了一个文件夹,那是喻文州平时整理案件用的。

又是喻文州。

这个人已经完全渗入周泽楷的生活,每一点每一滴全有他的身影。

鼠标在文件夹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向左移动点开了浏览器。

今天新发出的文后面全是哭着问“枪王大大怎么突然虐起来了心脏受不了”这样的话,周泽楷大致扫了一眼,没有理会,到是喻文州没有事的时候就会挑几个有趣的回复回答,导致不少人一度认为周泽楷不是被盗号就是有女朋友了。

打开文档打了几个字,周泽楷有些放弃般的关了电脑,早早躺上了床。

一个人睡双人床还是绰绰有余的,早睡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打扫而疲劳了,而最大的理由是喻文州一直在调整他的作息时间,这已经是一个习惯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周泽楷也没有丝毫困意,身边空荡荡的,连同心都空了一块。

他默默的想着,觉得自己不可以再这样颓废下去了,他想要做出些改变。

他想要抹去喻文州在自己生命中的痕迹,他不想让自己的心再一次抽痛。

我要改掉那些有关于他的习惯,周泽楷暗下决心。

活在当下。

可是……

养成一个习惯要21天,那么,修改一个习惯要多久?

周泽楷不知道,他蜷缩起来,被子上似乎还带着喻文州的味道。

带着安心与信赖,就如同气味的主人一样。但是,他终究已经逝去。

周泽楷迷迷糊糊睡着了,他似乎梦见了什么,在醒来的时候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感觉到脸上有水迹,周泽楷伸手,触碰到一片湿润。

我,哭了?周泽楷看着指尖的水光,他觉得不可思议。

他原以为自己早就不会哭泣了。

可是梦见了什么?

周泽楷定定的看着手指尖,却不知道思绪飘向了哪里。

 

喻文州看起来很儒雅,说话方式也像是古代文人,但偶尔会冒出几个新颖的网络词汇,有种反差萌的意味在里面。

所以周泽楷很喜欢听喻文州说话,一直扬起的嘴角让人忍不住去亲吻。

 

周泽楷回过神,发现手指停留在嘴唇上,带着泪水的咸味和苦涩。

他重新躺了下去,现在快十二点,他还有时间可以好好睡一觉。

秒针走过重合在一起的时针和分针,昭示着新一天的降临。

周泽楷沉睡着,一个人悠然自得的坐在床边,窗外的灯光穿过窗帘透进来,那人的身影也变得模糊。

他温柔的看着周泽楷,嘴角带着笑意。

他一直坐到阳光出现,直到身影模糊的快要看不清。

最后再看你一眼,喻文州依然笑得温柔,伸手去触碰周泽楷的发梢,然后彻底看不见了,像是融化在阳光里。

 

我爱你。

 

半睡半醒之间,周泽楷似乎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原本迷糊的大脑一下子清醒。

慌张的爬起,周泽楷环顾四周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幻觉。

周泽楷下了结论,从床上爬起来,将衣服穿好,站在镜子前,对自己勉强笑笑。

今天也依然是一个人。

以后都会是一个人了。

评论(3)
热度(13)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