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缘起缘灭

首先,番外也有说过双花的相遇,但是我还是写了一个和番外不一样的设定。算是自己的私心吧,就当私设看看就好。

来自某位大大的脑洞,就是【】←这里面的两句话,实际上写的一点都没有这两句话的韵味……最后还是没有写完,意会吧?

【缘起 在人群中 我看见你】

 

张佳乐和孙哲平相遇在一个盛夏。

那时的张佳乐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整天除了学习就只有荣耀了。

他算是高手吧,至少那一手打的绚烂夺目的百花式打法是让无数自称高手的人不明不白的死在了满屏光影之下。

那时还不叫百花式打法,至于叫什么我们也无从得知了。

所以他也是非常有名的,不少人都在揣测说百花缭乱一定会去组战队的吧。

张佳乐看着这些言论,他没有和那些人解释什么,比如自己现在应该以学业为重,又比如他父母根本不会同意自己去组战队。

第一赛季刚刚开始,荣耀这个从一开始就倍受关注的游戏在有了正规的比赛之后就博得不少眼球,张佳乐也是其中之一。

看着一叶之秋等一系列在网游中就大红大紫的人物,张佳乐觉得自己离职业选手太远了。

那时他加的公会可以说是一流公会,毕竟百花谷是战队组成之后才有的战队公会。

这时的公会间已经有了各种机制,抢野图BOSS当然算其中一个,张佳乐虽然因为学业不太去抢,也还是明白其中的操作流程的。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早就各种逃课的孙哲平在黑网吧里打着荣耀。

他想组个战队。

但孙哲平还缺的人太多,或者完全可以说是只有他一个人。他太强了,强到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可以适应他的节奏。

他有依靠的公会,也是一流公会,高手比比皆是,但他并不想和他们一起组战队,他们又不是很熟。

别人都说落花狼藉一定会成为职业圈里的一把好手。

孙哲平感觉自己都可能无法踏入职业圈。这是理所当然的,想要成为职业选手必须要组队,至少要六个人,现在他只有一个人。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只有在抢野图BOSS那种混乱的情况下才能找出真正可以和自己组成搭档的队友。

他经常和公会一起到处抢BOSS,但每次混战最后活下来的是寥寥无几,有的时候自己也都死在了人群之中。

直到他遇见了偶尔抢BOSS的百花缭乱。

从百花缭乱刚刚开始有动作,孙哲平就一直在观察着他。

落花狼藉,百花缭乱,感觉很配。孙哲平这么想着,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奇怪的想法是怎么回事。

BOSS抢着抢着就成了乱战,孙哲平也没有办法去关心一下那个看起来不错的队友候选,他暗自想着哪怕他死了也要把他拉过来。

张佳乐没有很多打混战的经验,但是他的百花式打法却让本就乱做一团的人群更加迷茫起来,他飙着手速放了几个大招杀了好几个人,等最后一个人倒下的时候,自己的法力都已经见底,也只剩下一点一个小技能就可以秒杀的血皮了。

孙哲平看着身边最后一个人倒下,环顾四周,就只剩下了百花缭乱一个人站在不远处,身上还有血迹在慢慢的消失。他看见百花缭乱的视线也盯着这边。

孙哲平直接开着狂暴冲到百花缭乱面前,张佳乐以为自己还要在最后壮烈的再打一次,却听见对方开口:“你愿意和我组战队吗?”

张佳乐第一次觉得其实自己离职业选手还挺近,听着房间外父母来来往往忙碌的声音,他犹豫了。

孙哲平也不急,就站在百花缭乱面前,静静的等着。

“你做好成为职业选手的准备和觉悟了吗?”孙哲平被问的一愣,他要组战队是完全的意气用事,只想着凑满六个人,剩下的什么也没有考虑过。

张佳乐看孙哲平久久不回应,心下了然。

“我愿意。”

孙哲平彻底傻了,明知道自己是一时兴起,还欣然答应,到底是什么意思?

野图BOSS不知什么时候倒下的,两家公会的会长看不懂两人到底在干什么都不敢轻举妄动。在一边等待,却意外收到了两人退出公会的消息。

百花缭乱头上出现了文字泡:“我要和落花狼藉一起组成战队,成为职业选手。”

这条消息立刻在各大网络论坛里炸开了锅,“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联手组成战队为哪般?风格迥异能否成功联合?”一时议论纷纷,不少人都表示不看好这一对组合。

狂剑士和弹药专家,完全不搭的两个职业,谁也没有料到他们会开创出连职业大神都头疼的繁花血景。

孙哲平K在市,张佳乐也在K市,这确实足够凑巧。他们两个在网吧汇合,开了两台在角落里的电脑。

“你说我们要组战队的话名字叫什么?双花?”张佳乐坐在电脑前,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键盘。

“双花怎么够,要百花才好。”孙哲平足够霸气的说出这句话,平心而论,百花绝对比双花好多了。

张佳乐点点头,打开了一个网址,上面清楚的写着几个大字“荣耀联盟”。

他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缘灭 我看见你 在人群中】

“第二赛季的新战队,名叫百花。有两个中心人物,分别是弹药专家张佳乐和狂剑士孙哲平。”荣耀玩家看着官方网站发布的第二赛季出赛的二十个战队窃窃私语着。

K市,电竞之家记者在百花俱乐部的装修现场遇见了张佳乐和孙哲平,那时记者才发现这两个战队主力看上去像是十五六岁的少年。

给两人拍了一张合照,两人接过相机,看起来很满足于这张照片。

“可以到时候发给我吗?”张佳乐笑着说,”我们的第一张合影,看起来还不错,我要收藏一下。”

记者点点头,问了两人几个问题,就离开了。

张佳乐那段时间看起来特别开心,脸上总是掩不住的笑意,有的时候走路都是跳着的。

孙哲平当然知道张佳乐在高兴些什么,当你梦想成真的时候,任谁都会兴奋的,孙哲平看上去没有什么,其实也激动的不得了。

第二赛季缓缓开始,百花一上来对上的就是上一赛季的冠军嘉世。

紧张来势汹汹,这比张佳乐想象的还要令人胆怯,作为首发,他还是很紧张的。

“乐乐,就当是打网游就好。”孙哲平拍着张佳乐的肩说到。

张佳乐闻言,深呼吸几下,点点头表示自己可以的,就咬着牙走上了舞台。

最后张佳乐挑掉了四分之五个人,对于一个刚刚踏步职业圈的新人来说实属不易。

“不错呀乐乐。”孙哲平勾着张佳乐的肩膀说着,“到时候在团队战上也给他们好看吧。”

他们即将要展示的,就是职业圈中从未的组合,狂剑士与弹药专家,繁花血景。

当然,繁花血景这个名字是后来粉丝给取的。

一开始也的确是令人措手不及,甚至是一叶之秋都显出少有的慌乱。但最后倒下的还是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他们还是缺少一个良好的团队。

第二赛季、第三赛季的冠军全是嘉世,在第三赛季就取得亚军的百花,也想过在第四赛季狙击嘉世的一代王朝,可惜止步于季后赛。

第五赛季,张佳乐和孙哲平再一次拿下了亚军。这一次打败他们的,不是嘉世,而是一枝后起之秀——微草战队。

张佳乐不知道孙哲平怎么了,团队赛的时候就开始频繁的失误,最后才止步于亚军。

“大孙,你怎么了?”下了场,张佳乐拉着孙哲平来到少人的走廊,“是不是瞒着我又偷偷加大训练了?”

孙哲平没有解释,直接从张佳乐身边走过,张佳乐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叫出来。

后来的记者会只有张佳乐一个人,当记者问到团队赛的时候孙哲平失误频频有什么看法的时候,张佳乐哼了一声,少有的没有回答问题。

记者看的出张佳乐心情不好,以为是在因为孙哲平的失误生气,默默在本子上记了下来。但那稿子最后并没有发出来。

孙哲平因为手伤退役了。

在发布会上,张佳乐并没有出现,没有人知道张佳乐在哪里,甚至是孙哲平也联系不到。

张佳乐躺在床上,听着电视里直播着的发布会,久久没有反应。

“我很高兴可以和张佳乐组成战队,虽然最后也没有站上最高的奖台,但我还是很感谢他。”孙哲平的声音模模糊糊的传到张佳乐耳里,他就这么笑了起来。

笑声渐渐带上了哽咽,张佳乐很想现在就去想发布会现场揪着孙哲平的领子问他很多问题,比如为什么要把手伤的事瞒着自己,又比如梦想没用完成就要放弃吗。

但张佳乐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干,将手机调成静音以后就没有再看不断闪烁的指示灯。

在发布会之后,孙哲平就渐渐在人们眼中消失、淡忘。第一狂剑的名声也早已不在,落花狼藉的账号卡也沉睡在了抽屉里。

张佳乐开始改变,因为没有了在光影中穿梭着的狂剑士,百花式打发的缺点也越发明显。

总体伤害低,有不少刻薄的记者甚至说出了没有孙哲平百花就不可能和以前一样出色、张佳乐就是一个追求好看却不会攻击的花瓶子。

他不得不改变了。

第六赛季百花发挥非常不好,连季后赛都没有进入。矛头纷纷指向张佳乐,说他没有领导才能、说他没有孙哲平就什么也不是。

张佳乐每天都把自己关在训练室里训练,他独自一人咬牙撑着整个百花的未来,还有孙哲平和自己都未完成的愿望。

只要我可以更强,就可以止住只有狂剑士才能有百花这样的流言了吧。

在张佳乐每天高强度的练习下,百花又一次站上了决赛的舞台。这一次,他们还是输了。

张佳乐看着躺在地上的人物,突然就觉得好累。

是该放弃了。

赛后的发布会上,突如其来的退役让所有媒体和粉丝都大吃一惊,但张佳乐没有多做解释,说完就从选手通道离开了会场,回到训练室,登入荣耀。

“百花缭乱。”张佳乐看着那弹药专家头上的名字,轻轻读了出来。

张佳乐蓦的站起,一路跑回自己和孙哲平曾经住过的两人宿舍,当然,自从孙哲平退役后张佳乐就是住单人宿舍了。

推开门,房间里所有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灰,张佳乐轻轻走到了一个柜子前,没有惊起一点的灰尘。

夜晚的灯光从窗户上映入房间,张佳乐蹲下来来开抽屉,里面空落落的,只有一张账号卡,上面用草书写着名字——

“落花狼藉。”

张佳乐怔怔的看着被自己拿出的那张账号卡,抬头就看见放在柜子上的相框,隐隐约约看的出上面的两个少年笑的开心。

那是他们第一也是唯一一张双人合影。

“大孙……最后我还是没有完成你的愿望啊……”张佳乐轻轻的说着,将账号卡放进自己的口袋,“是时候给小邹找一个搭档了……”

一年的沉寂,张佳乐在百花公会里开了一个小号,叫浅花迷人。

他遇见了孙哲平,并用最决绝的方式葬送了自己的过去,葬送了繁花血景。

张佳乐加入了霸图,孙哲平加入了义斩。

远离了曾经的队友,顶着舆论,两人终是越走越远。

“再一次相见,就是敌人了。”

 

【END】
评论(1)
热度(8)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