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CP养成计划第二弹

※CP为鬼白

※现代paro 白泽是去日本学医的中国人

※门诊医生白泽与药房医生鬼灯

※感谢看完的各位

※白泽和鬼灯属于原著文中的OOC白泽和鬼灯属于我

 

最近护士里的八卦内容通通指向被称为冤家的白泽和鬼灯。

没有人会觉得他们两个是一对,至少他们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而事情的起因还是因为一个小护士在去药房拿药时看见两个在接吻。

白泽有胃溃疡的老毛病,以职务之便定期在下班之后去药房拿药。

那天也是,不过正巧碰上鬼灯值班。

白泽没有理会鬼灯,自顾自的找药,其中故意弄倒了好几个刚刚送来的药箱。

然后鬼灯就把白泽压在药架上,准备狠狠扇几下,却被白泽推到了身后平时用来坐着核对药量的椅子上。

白泽顺势坐在了鬼灯的腿上,两个人互相望了几秒,竟然吻到了一起,最后还嫌恶般的推开了对方。

因为那时两人没有发现有人,所以当什么事都没有的继续个做个的事。

这个消息一传出,两人立刻吵了起来。但说不喜欢对方啊,都是假的。

他们是从大学开始的同学,后来租房时的合租者也是两人,虽然平时不在一起,但毕竟是在同一个屋檐下的。

后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说起来,鬼灯会一些中文,而记得最熟的,却是一句词。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白泽摇着头缓缓吟道,这是他最喜欢的词,有空没空就爱在鬼灯面前读几遍。

鬼灯不懂,也不想懂,通常都是直接无视了白泽,白泽也不说什么,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后来白泽回国了。

鬼灯默默的送白泽去了机场,不说话,不打他,就只是跟着白泽。

白泽就任凭鬼灯跟着,在临近验票的时候狠狠的给了鬼灯一拳,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向了登机口。

白泽这一拳打的狠了,鬼灯竟一下子被打懵了,回过神时早已不见白泽的身影。

鬼灯用手背擦去了嘴角的血,将口袋中的东西随意扔进了垃圾桶后离去。

垃圾桶里赫然是一个包装精美的名贵巧克力。

白泽上了飞机,将已经被自己捏碎了的挂坠用纸包起来,扔进了过道旁的垃圾桶。

那个挂坠是白泽自己亲手做的,鬼灯最喜欢的金鱼草的挂坠。

后来,也就没有后来了。

 

『后记:

白泽一人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

今天是七夕,自己非得作死的在大晚上一个人出来。

在人群中寻找着可以下手的目标,却看见鬼灯的身影一闪而过。

急急忙忙从人群中挤过去,却并没有看见鬼灯,站在那里嘲讽了一下自己,转身离开了。

鬼灯站在暗处,看着白泽跑了过来,又苦笑着离去,对着他的背影缓缓吟到——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作者的话:

好喜欢这对不过性子拿捏不准啊

后记里鬼灯说的最后一句话当然是用中文说的

互相喜欢却不想[或者不敢?]说出来的扭扭捏捏的两人

应该是鬼灯→←←白泽的样子,要不然有空没空干嘛跑鬼灯面前说这种词啊

后记是两三年后的样子吧,所以应该就是这样的:鬼灯→→→←←白泽

不多说有些还是自己感悟一下吧

By 诺言

2014.2.15】
评论(1)
热度(19)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