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厉害的人却被拖延症打败
忘了我吧,不要管我这个爬墙的人渣
超级杂食,关注的话还是谨慎吧
最近在小号浪凹凸

CP养成计划第一弹

※CP为瓶邪

※喜欢瓶邪那么久的第一篇文

※就是吴邪的自述日常

※感谢看完的各位

※张起灵和吴邪属于原著文中的OOC张起灵和吴邪属于我

 

从巴丹吉林回来以后,离2015年只有10个月了。

看着自己将几个无辜少年逼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却没有半点愧疚。

若是以前的我一定讨厌死现在的自己了吧,阴险狡诈,草菅人命,将不知情的人迷的团团转。

在一开始看见黎簇的时候就觉得他和以前的我是一样的,只是他比那时的我更聪明些,他是处于一个半主动的状态,而当年的我,却是完全被动的做着一切行动。

我开始不下斗了,只是偶尔和胖子聊聊哪里又出了什么墓,猜想一下又是谁的墓;和小花谈谈生意上的事,说说小时候的趣事。

日子开始过的平淡,但鼻子的情况却每况愈下,平日里隔壁楼外楼饭菜的香味早就闻不到了,现在的鼻子就只是会呼吸了。

太平淡的日子反而让早就习惯了刺激的身体不适应了。

全身都痛,尤其是膝盖骨,有时连站起来都是十分痛苦的事。

“老板,你怎么了?”王盟那小子跟了我那么就还不清楚我身上的毛病吗?

算了,现在盘口的生意大多都是他在处理,走出去估计都比我气派。

挥挥手表示无恙,便打算在椅子上睡会儿。

醒来的时候,已经入夜了,脑子里乱糟糟的,动了动腿,慢慢站了起来。

“王盟!王盟?”

叫了两声,发现没有人回应,应该是处理一些事去了吧,回来以后就习惯这小子老是不见了。

……

他也是经常会不见的那种人呢,而且一不见就不见得会回来的人。

还是王盟更靠谱些……要是这两个人中和一下就好了。

走到挂历前,发现现在已经是八月了。

最近没有什么时间观念,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这种不愁钱不用到处奔波的生活明明是自己最想要的。

人总是不知足啊。

“喂,王盟。帮我买张去沈阳的飞机票。对,后天的。”

看着日期盘算着时间已经不多了,给王盟打了个电话,也算是提醒他我最近的日子不在。

草草吃了些东西,便出门散散步。

晚上时的西湖总是没有人欣赏的,除了一些年过花甲的老人们。

我也算吧,毕竟我的心已经有一千多年了。

回了铺子,开着音响放起了安眠曲。

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寻思着他为什么总是喜欢看这些平淡的东西。

也许是他自己的一种调解方式?鬼知道呢,不过天空看久了的确是有种吸引力的。

就这么就着安眠曲,胡思乱想着进入了梦乡。

早上醒来的时候,手机里已经多了一条短信,是王盟发来的。

飞机票的信息都在上面写着了,四号也就是明天的飞机,竟然是头等舱。

王盟他活的不耐烦了吗,真是不是自己的钱不心疼。

今天就好好准备准备吧,明天好直接走,到了沈阳再坐车去长白山。

晚上就能到了吧。

揉了揉膝盖,以我现在这样的身子能不能适应寒冷的环境还是个问题。

不过只要能见到他,就无所谓了吧?

整理到了下午,期间王盟来过一次,将飞机票给了我,然后匆忙的走了。

感觉他才是老板。

又睡了几个小时,带着行李去了机场。

在长白山脚下的那个旅店住下了,不是旅游旺季,已经没有什么游客了。

在旅店的时候还好,但一出门毛病就全犯了。

咬着牙爬上了长白山,绕过了稀稀疏疏的游客,进入了长白山的深处。

有些路几乎是手脚并用着爬上去的,按着记忆中的路线进入了裂缝。

暖和的环境让我一下子放松,却开始有一种无力感越来越清晰。

这种感觉,和小说里人物死前的描写真是相似。

在这种地方死去这么说都万分遗憾,但体温总是很容易的被风带走,哪怕是暖风。

昏昏沉沉的,真是可惜没有见到你,要是你还记得我的话……

带我回家吧。

张起灵。

 

上帝视角

当青铜门打开时,巨大的空间里只要张起灵一人。

早就料到吴邪不会来了的张起灵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他现在最想见的人,就是吴邪,在青铜门里的十年,心心念念的就是这个傻小子。

当他进入那个缝隙的时候,发现地上坐着一个人,像是靠着墙睡着了。

张起灵觉得一瞬间时间停止了。

这是吴邪的身形,他来了,只是睡过头了而已。

不对,在这静谧的环境里,只有张起灵缓慢的心跳声和呼吸声,只有一个人。

张起灵感觉自己的手有些颤,将地上那人的脸抬起。

的确是吴邪,只是……他早已停了呼吸。是在几个小时前死的。

张起灵缓缓抱起吴邪,背在背上,向缝隙外走去。

我们回家了。

吴邪。

 

【作者的话:

哈哈哈我现在也是写过瓶邪文的人了!

我挺喜欢这种淡淡的调子,不过能力不够总是写的脱离自己预想的样子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更本就是狗屁不通嘛

也许是开学前的最后一发

每次写到凌晨我容易吗我

by 诺言

2014.2.8[两点]】

评论(1)
热度(8)

© 孤村落日 | Powered by LOFTER